>

德国殖民地已经有不输于英法等国殖民地的发展

- 编辑:巴黎人登录 -

德国殖民地已经有不输于英法等国殖民地的发展

作为敌人,那些黑人“恐怖分子”经常从东北部前线渗透进来, 他们攻击白人农场主,恐吓当地的黑人。他们通常以班为单位行动,而且他们的行动通常会最终变成抢劫、纵火和强奸。“恐怖分子”的装备还不错,通常是社会主 义国家制造的AK-47、RPG火箭筒和各种地雷。根据未经证实的消息,他们甚至拥有肩扛式红外制导地空导弹用以威胁罗得西亚机场。

欧战爆发后,德国殖民地政府一直努力要保持非洲置身事外,尝试引用一个有关非洲和平的条约来保护殖民地。它们的理由有三:首先他们认为这个战争会在欧洲战场上解决,在非洲这种荒僻的地方实在不适合争战;其次,它们不希望让非洲土著看到白人间的战争,担心土著会了解到白人之间有矛盾,会趁机起事;其三,这四个殖民地都被英、法等国的殖民地所包围,而德国殖民者人数不多,也只有土著的警备部队,担任相当于警察的任务,根本没有军事力量。无奈英、法等国想法不同,他们延续十九世纪对殖民地的争夺历史,认为这是将德国人赶出非洲的好时机。对英国人来说,这些德国殖民地虽然无力实际参与战争,它们却可以提供德国通商破坏舰和潜艇的补给以及和德国本土通讯的无线电台。因此英法两国就联合起来进攻这些德国殖民地。

郑芝龙和郑成功父子两人的信任。根据比利时传教士鲁日满的记录,这些黑人多是咖吠哩人,据推断,他们可能是南部非洲的班图人。这些黑人作战英勇,为郑氏集团的建立和巩固作出了贡献。 在郑芝龙的军队中,还有由白人和日本人组成的部队。与他们相比,黑人部队军饷虽低,但更加忠实可靠,并且“猛过白番鬼”。不仅如此,郑成功军中的黑人还擅长铸造和使用火枪,为郑氏军队提供了武器和后勤保障。西方人撰写的《在华方济各会会志》中曾写道:“这些士兵是郑芝龙从澳门和其他地方弄来的”,“他们的头领叫路易斯·德·玛托斯,是一个聪明、理智的黑人”。郑芝龙“手下一直有大量的从澳门来的棕褐色基督徒为其效劳。他们有自己的连队,是优秀的铳手(火枪手)。他(郑芝龙)最信任他们,用他们护身、充兵役”。 这支经过千锤百炼的黑人精锐部队,在郑芝龙降清后继续为郑成功服务。其中,有一支由黑人雇佣兵组成的洋枪部队,成为了郑成功的贴身卫队。在郑成功进攻南京的战役中,黑人部队在南京城墙下和长江边与清军浴血奋战。不仅如此,这支黑 人部队还参加了收复台湾的战役,为中国的国家统一作出了贡献。1661年阴历3月,郑成功率2.5万大军、战船数百艘,出兵收复台湾。在攻克澎湖列岛后,郑成功趁荷兰殖民军疏于防守之机,率大军在台湾南部的禾寮港顺利登陆,并全歼荷兰守军。接着,郑军击败荷兰援军,进而围困荷军主力于赤嵌城和台湾城。 郑军在围歼荷军时,得到了黑人士兵的配合。从某种意义上说,郑成功收复台湾之役,也因此带有了解放“黑奴”的色彩。由于资料所限,我们对这些黑人的最后归宿缺乏了解,只知道在郑经(郑成功之子)统治台湾期间,有支黑人军队曾作为宫中卫队及仆役用。作为长期忠诚服务的报答,一些中国妇女曾被许配给黑人战士,为他们生儿育女。这些勇敢的战士最后终老于这块他们曾为之浴血战斗的异国土地。

昨天,随着两位主角登陆新加坡,举世瞩目的“金特会”的大幕正徐徐拉开。  会面在即,安保先行。  据了解,两国领导人本次都带着自己的私人保镖团队前往新加坡,会议场地、周边道路和下榻酒店附近的安保工作则由新加坡警方和廓尔喀雇佣兵负责。  以金正恩所下榻的瑞吉酒店为例,目前酒店周围的安保人员,除了有胸前写着“POLICE”字样的新加坡警方  也出现了配有“双弯刀”臂章的廓尔喀雇佣兵的身影  目前,新加坡共拥有1800名廓尔喀雇佣兵。新加坡警察局的官网上这样形容廓尔喀雇佣兵:“(他们)不屈不挠、警惕性强、坚定不移……在涵盖各方面的准军事作战行动中为新加坡保卫护航。”  廓尔喀雇佣兵俗称“弯刀部队”,来自于尼泊尔,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外籍雇佣兵团之一,以纪律严明和英勇善战闻名。  与现代化士兵略有不同的是,他们执行任务时不仅会配备突击步枪、手枪,还会佩有一把传统的弯刀用于近身格斗,规矩是“弯刀出鞘必见血”。  这种弯刀是尼泊尔的国刀,也是廓尔喀士兵的荣誉象征。它长45至50厘米,刀刃厚度近1厘米,整体呈圆弧形,刀锋异常锋利。  廓尔喀雇佣兵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尼泊尔被英国殖民时期。  19世纪初,英国入侵尼泊尔。当时,尼泊尔军队以1.2万人力敌英军3万人,双方浴血奋战长达2年时间。  英国人发现,尼泊尔军队中有一群骁勇善战的廓尔喀战士。他们来自尼泊尔的一个山地部族,身材矮小,平均身高只有1.6米,因为自幼在坎坷的山路上行走,练就了一双“铁脚板”。这些士兵不仅战斗力爆表,还具有宁死不屈的勇勐精神以及英勇的战斗技巧。  一位当时的英国士兵曾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如此坚毅勇敢的人。他们不会逃跑,对死亡似乎也从不畏惧。”  1815年,英军编制中有了第一支由廓尔喀兵组成的战斗营。英尼战争结束后,因为钦佩于廓尔喀人的骁勇善战,同时也为了守卫战后大大增加的地盘,英国与尼泊尔签订条约,设法享有了招募廓尔喀兵的特权。  1896年的廓尔喀士兵  此后,廓尔喀军团的编制不断扩张。受英国影响,大英帝国曾经的殖民地,如新加坡和印度等地的军队,也都能见到廓尔喀兵的身影。可以说,如果没有廓尔喀兵的效力,大英帝国对南亚的殖民统治恐怕难以延续到20世纪。  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英印军中的廓尔喀部队已经发展到20个营,共2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英国动员了更多的廓尔喀雇佣兵,不少于25万名廓尔喀兵在欧洲、北非及南亚为英国政府效力。  据统计,两次世界大战中,共有约4.5万廓尔喀士兵战死沙场。  二战期间,在北非作战的廓尔喀军队。  二战结束后,英国的殖民统治逐渐瓦解,雇佣廓尔喀兵的历史却仍在继续,并一直延续至今。  在本世纪的阿富汗战争中,英军中也出现了廓尔喀雇佣兵的身影。  2010年,隶属于英军的一位叫做Dipprasad Pun的廓尔喀中士,单打独斗打败了30个塔利班分子,并在弹药用尽后,用机关枪三脚架打死了一名屋顶上的敌人。最终,Pun被英国授予特殊勇敢十字勋章。  对于尼泊尔人来说,想入选成为廓尔喀雇佣兵并非易事。  位于加德满都的“公牛俱乐部”是尼泊尔最知名的廓尔喀雇佣兵集训机构之一。这个俱乐部成立20余年,已成功为英国陆军和新加坡警察部队输送了500多名雇佣兵。  接受英女王接见  每年六七月份,来自英国的教官会到尼泊尔各地的廓尔喀人村落征兵,应征者必须达到一些体貌要求,比如身高不能低于1.58米,体重不能少于50公斤,胸围不小于79厘米。应征者的教育水平,尤其是英语水平也将受到考察。此外,应征者还将接受体能考核,他们需要在2分钟内完成70个抱胸仰卧起坐、在2分40秒内跑完800米才可过关。  公牛俱乐部的廓尔喀少年们  通过考察的应征者将进入严酷的集训。在“公牛俱乐部”,受训人员将经历一系列艰苦培训,包括模型分析、体能训练、高风险战术练习、野战练习、武器技能培训等。其中的一些训练项目,非常考验受训人员的体能及意志力,比如5000米野外负重登山跑。  每年10月,“公牛俱乐部”的受训人员都会迎来“大考”。“大考”既考核应征者的体能,还包括一个30分钟的面试,主要考查英语听说能力和思维敏捷性。通过此次考试的应征者才会被雇佣兵选中,并被派往海外。  尽管艰苦,但在人均年收入只有5000元人民币的尼泊尔,成为一名廓尔喀雇佣兵依然是一个“好出路”。因为他们每人每月可以拿到1500英镑(约合1.3万元人民币)的收入,如果被派到阿富汗、黎巴嫩等战区,收入还将更高。雇佣兵们不仅服役时有工资,退役后也能领取一定数额的津贴。  雇佣兵的入伍宣誓仪式与其他部队程序相同,不同的是举行宣誓仪式时,每一名廓尔喀士兵都要向一面外国国旗和一个外国政府宣誓效忠,承诺听从外国指挥官的命令并英勇杀敌。只有一项例外——如果敌人是印度教教徒,廓尔喀士兵就不能使用武器。  当然,并非每一位雇佣兵都能被派往新加坡等发达国家,还有一些雇佣兵被派往了邻国印度。目前,印军有7个廓尔喀军团,约3万余人。在印度与邻国的冲突和对峙中,廓尔喀人常常被推向最前线,这在尼泊尔国内曾引发反对声浪。不过,丰厚的薪金还是让尼泊尔年轻人难以抗拒当雇佣兵的诱惑。  随着科技的进步和武器的发展,相对传统的廓尔喀雇佣兵的数量正在日益减少。以英军为例,2016年军队中的廓尔喀兵仅剩3000人左右。  不知道在“川金”之后,我们是否还会看到这支神秘队伍的身影呢?

全名:保罗莱托-福尔贝克(Paul Emil von Lettow-Vorbeck) 生卒年:1870年3月20日-1964年3月9日 国籍:德国 最高军衔:陆军上将 主要战争: 镇压义和团运动(1900-1901); 镇压霍屯督人和赫雷罗人起义(1904-1908); 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 主要战役: 东非战役(1914-1918); 坦噶之战; 马希瓦之战 保罗莱托-福尔贝克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驻扎于德属东非的司令官。他在1914年至1918年的四年当中,率领不到15000人的军队,牵制了英国、比利时、葡萄牙联军超过30万人在东非战场,从来没有打过一次败仗。同时他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唯一没有尝过败绩的德军司令。协约国阵营在东非战场前后投入了超过700万英镑、30万兵力围剿莱托-福尔贝克,并付出了7万人阵亡的惨痛代价,却始终没有办法拿下东非。 早年 莱托-福尔贝克1870年3月20日出生于普鲁士王国的萨尔路易,父祖辈都是军人,是一个标准的军人世家。他的祖先在七年战争和反抗拿破仑的战争中就参加了普鲁士军队,有着高贵的表现。其父是普鲁士陆军军官,后成为上将。 1899年莱托-福尔贝克毕业于军事学院,成为炮兵军官。1899-1900年在总参谋部任职。1900-1901年间前往中国,参与镇压义和团的战斗。1904-1908年,镇压霍屯督人和赫雷罗人起义期间在德属西南非任职,了解了在丛林进行战争的困难性和当地部队的作战能力。1906年在一次伏击中受伤,被送往南非治疗,在那里呆了几个月之后返回德国。就在此时,他认识了他未来的对手 ─ 扬史末资。 一次大战 1914年2月,莱托-福尔贝克被任命为德属东非部队的司令官,当时他的手下只有大约3000名德国士兵以及12个连的阿斯卡利民兵(阿拉伯语,Askari,土著民兵),共约4000人。和对德国士兵一样,莱托-福尔贝克对这些土著民兵依照同样的普鲁士标准进行训练,也在战争中赢得了他们的爱戴。他欣慰地看到,这些土著民兵在战斗中证明自己和他们的欧洲同伴一样拥有战斗力。而且,在冯莱托-福尔贝克的指挥中也看不出对于黑人和白人有着任何的区别对待。莱托-福尔贝克在他的回忆录中怀着极大的骄傲写道,这些民兵的自信随着每次对英军的成功作战而不断增长。 大战爆发后,莱托-福尔贝克没有因为兵力弱小采取消极态度,而是在8月主动攻击了英国在肯尼亚的铁路,从而开始了他自己的战争。9月他发动进攻试图夺取蒙巴萨。尽管有「柯尼斯堡」号巡洋舰的火力支援,他还是没有成功。 1914年11月3日,一支大型的英国和印度入侵部队为了占领德属东非在坦噶登陆,这支协约军对德军占有8:1的优势。但就是从此刻起,莱托-福尔贝克向世人展示了他伟大的战术计画。莱托-福尔贝克将自己的部队后撤了一段距离,但这并不是撤退,而是将敌军引入内陆的交叉火力网,并对其施以了灾难性打击,迫使这支部队返回坦噶湾,撤回到登陆船上。当他们撤离海湾的时候,英国船只成了德军的机枪和火炮的靶子,这使得英国登陆舰队遭到了重创。英军有2000人战死和2000多人受伤,而德军的损失仅仅只有15名德国人和45名民兵。此外,莱托-福尔贝克还从这场胜利中缴获大量的武器和弹药。这是整场战争中最为一边倒的一场胜利。英国政府掩盖了这场羞辱,直到整场战争结束之后。 1915年1月的贾辛之役,是莱托-福尔贝克的第二场胜利,在这场战役中,他获得了大量英军的补给品以及武器。而他的心理也很明白,东非的战场绝对不是整个战争的决战关键,他的任务就是尽量牵制英军,而且数量越多越好,如此一来,英军在西线的战力将会薄弱,而德国将有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在明显的兵力弱势之下,他知道欲达此一目的,正面与英军交锋是无法占到任何便宜,于是他的战略方针便是对英国位于罗德西亚及肯尼亚的各个军事据点及铁路通讯设施进行游击战,一切的目的都是希望协约国阵营能够将兵力从欧洲转移到东非战场。此时的莱托-福尔贝克重新整军,包含招募当地的阿斯卡利民兵、以及收编德国军舰科尼斯堡号的水兵)。 1916年3月,英国派遣一支45000人的南非部队前往德属东非,而率领这支部队的便是他之前在南非认识的扬史末资。由于不能和占据10:1这样绝对优势的英国部队正面交锋,莱托-福尔贝克率部缓慢的向南撤退。当英军穿越复杂的地形时,莱托-福尔贝克就转头向英国人发动诡计多端的袭击。史末资行动迟缓,完全被莱托-福尔贝克牵着鼻子走,加上由于非洲恶劣的地形、气候以及疾病,史末资的进攻一直非常不顺利,莱托-福尔贝克的每一次袭击都迫使英军被迫停顿数个星期乃至数月以恢复、整顿和补给。史末资最后不得不放弃这次进攻,好在这并没有伤害到史末资今后的政治生涯。虽然遭到挫败,史末资却因为福尔贝克的勇气、荣誉和正直对他表示钦佩和尊敬。 一次大战 1917年,协约国大举进攻德属东非。来自肯尼亚与罗德西亚的英军、来自刚果的比利时军、以及来自莫桑比克的葡萄牙军,分别从四面八方发动攻击,总兵力超过30万人。面对数量压倒性的敌军,以及弹药、食物严重不足的窘境,手中兵力仅仅1万余人的莱托-福尔贝克不得不放弃部分的领土,从此展开完完全全的游击战。同年10月15日,他在马希瓦之役中,猛烈阻击拥有四倍于己身兵力的英军,是役英军伤亡1600余人,德军仅伤亡100余人。 1917年12月,莱托-福尔贝克进攻莫桑比克,神奇地不费一兵一卒便夺取了葡军的要塞,并且得到了大量的粮食、被服、武器以及弹药。1918年8月,当时德国在欧洲的主战场已经山穷水尽,但在东非的莱托-福尔贝克却大举向协约国阵营反攻;9月,他率领军队攻入北罗德西亚;11月13日,他占领了最大城市卡萨马。虽然此时德国已经投降,但并未接到投降命令的他,仍然继续向比属刚果的加丹加省进攻。 就在此时,一名被俘的英国官员透露了停战协定已于11月11日生效的讯息。莱托-福尔贝克在查证讯息无误之后,基于一个军人的职责,认为他有义务对祖国的停战协定表示服从与尊重。11月23日,他率领手下的3000人,在阿伯康正式向英军投降。此时的德军,除了莱托-福尔贝克手上拿的鲁格手枪以外,全军没有一样是德国的武器。福尔贝克最终根据停战协议向英军投降的时候,有重型武器即葡萄牙制山炮一门,炮弹四十发;各型机关鎗三十七挺,其中德国制为7挺,这说明福尔贝克手中还是有德制武器的。 普鲁士战术和纪律的结合,加上土著民兵关于非洲灌木丛的知识,这些让莱托-福尔贝克的部队成为军事史上最出色的游击队之一。虽然他有时冷淡而不易接近,但是他手下的部队对他绝对忠诚。战后多年他访问非洲,他的数百名「阿斯卡里」老战士集合列队欢迎他。 在这场战争中,莱托-福尔贝克从来没有指挥超过12000人的兵力。但是他成功的击败了总计30万人的英国军队和130 军,造成了对方60000名人员伤亡,其中包括20000人的战死者。按今天的物价标准,这场战役花费了英国150亿英镑,但是英国人从来没有能够在战斗中抓住或者击败冯莱托-福尔贝克。 战后 莱托-福尔贝克投降之后回到了德国,并依据凡尔赛条约办理退役。1929年至1930年,他担任了威玛共和国的国会议员,并组织保守派势力反对纳粹党,但未能成功。卸任之后也因为反纳粹的思想,终身未再服役。二战后,莱托-福尔贝克象大多数德国人一样生活窘迫。当他以前的对手史末资听说福尔贝克生活窘困后,联络了以前的南非和英国军官为其提供了一些养老金,以示他们对这位先生的尊敬。这份养老金一直支付到35年后,即1964年3月9日,福尔贝克以94岁高龄在汉堡去世。 莱托-福尔贝克是一位非常成功的,或者可能在任何时期都是极具天赋的游击战指导者之一。他是一位纯粹的职业军官,极为灵活和机智,经常使正规而保守的英军对手惊慌失措。他长期对抗20倍左右的敌军,却仅仅因为战争正式结束而投降。他从未在战场上被征服过。他还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和压倒性的优势敌人作战,获得了他的战士——无论黑人和白人——的一致热爱,而且还赢得了他的敌人的尊敬和钦佩。

麦克奈尔指出,“恐怖分子”可不是丛林里唯一的敌人。“几乎所有人都得了血吸虫病,只要你接触了泥土或者湖水,那些小东西就会钻入你的皮下,顺着血流进入肝 脏,六到八个星期后就会孵化出来,然后侵犯你的神经。很快你就听力受损,行动迟缓。这里有许多种不同的血吸虫病,我得过两次,幸好都治好了。非洲人改不了 往河里撒尿的习惯,所以这病老是在流传。”麦克奈尔还得过两次险些致命的脑型疟疾。

来源历史说

1662年,民族英雄郑成功率军收复台湾,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笔。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在郑成功的复台大军之中,有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外籍战士在为中国的统一而战斗,包括大批黑人士兵。明末清初,随着西方殖民者叩关而来,许多非洲黑人也来到了中国。这些黑人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被贩卖而来的黑奴,二是在殖民者的迷惑下,出于宗教热情来华进行冒险活动的黑人。他们在西班牙、葡萄牙与荷兰军队中当兵,成为了殖民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1622年,在葡荷争夺澳门的战争中,黑人对战斗的胜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来自非洲的黑人甚至成了葡萄牙驻澳门军队的主力。 黑人给中国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忠勇善战。明人史籍中记载黑人“善斗”,战斗力很强,冲锋陷阵,在所不辞;清工部右侍郎赛尚阿奏陈澳门情况时也说,此间有“番哨三百余人”,皆以黑人充当,“终年训练,无间寒暑”。 据史籍记载,南明隆武帝依附郑芝龙,在福州称帝。在郑芝龙手下有一支由300名不同民族黑人组成的部队。这些黑人都是基督徒,对郑氏父子忠心耿耿,深得

罗得西亚概况:十九世纪末,一些英国探险家来到非洲南部,抢占大量土地,开始了此地的私人殖民时代。随后该殖民地被英国政府接管,大批移民涌入,1923年 成立罗得西亚自治政府,由英国女王派遣总督。罗得西亚土地肥沃,气候宜人,在大批黑人奴隶的辛勤劳作下,少数白人过上了极其奢华的生活。二战结束后英国开 始收缩海外殖民地,罗得西亚的土生白人也开始谋求独立,1965年11月11日脱离英联邦成立罗得西亚共和国。受当时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运动的鼓舞和白人 独立的启发,当地黑人也开始谋求解放。这些黑人的反抗运动得到了苏联、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支持。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支持,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深受黑人解 放组织的欢迎。随着斗争的深入和民族解放运动被包括欧洲大多数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所接受,1980年2月,历史性的罗得西亚普选拉开帷幕,3月11日,穆 加贝宣誓就任总理,4月18日,新的“津巴布韦共和国”宣布独立,“罗得西亚”这个名词成为过去式。在漫长的军事斗争中,形形色色的黑人和白人武装力量以 及派生出的各种编制、体制和战术,成为研究特种作战、雇佣兵和承包商题材的宝贵资料。本文就是当年一位美国记者撰写的参加雇佣兵的“指南”。

因此,当他在1914年初到达德属东非后,他就致力于把当地的警备部队改组成一支战斗部队。他花了数个月的时间巡视德属东非全境,熟悉地理环境,并且跟各地警备队的指挥官和后备军官沟通,让他们了解他的指导原则与想法,并且鼓励他们加强战备。在开战前夕他的兵力包括了68名白种军官、60名白种士官、132名白种医官和行政人员、2名黑人军官、184名黑人士官、以及2,286名黑人士兵(askaris,这是阿拉伯语和斯瓦西里语词汇,意思是战士,指的是在东非和中东为欧洲殖民者服务的土著部队)。在武器方面则比较薄弱,只有67挺机关枪,31门过时的轻型野战炮,另外士兵配备的步枪是1871年型的旧式毛瑟步枪,子弹的装药还是会产生大量白烟的黑色火药。

麦克奈尔正在与前线地带的一位农场主聊天,农场主手里拿的是从德军军官那里买来的经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毛瑟手枪。

核心提示:印度军队被非洲蜂“打”的抱头鼠窜,向海岸溃退。虽然蜜蜂也顺带攻击德军的土著士兵,但是它们的主要攻击对象还是英印军。一个英印军的英国工程师被蜇了三百多次,另一位更惨,他被叮的昏了过去,然后又被叮的醒过来。溃逃的印度兵冲过堆满刚刚从运输船上卸载的军需品的海滩,扔掉了他们所有的装备,跳进海里高举双臂向运输船游过去。一个在海滩上组织卸载的英国军官评论到:“我从来不敢相信任何种族的成年人会堕落到如此不知羞耻的地步”。

罗得西亚军队对葡萄牙人(葡萄牙军政府统治下的莫桑比克曾经是罗得西亚白人 政府的坚定支持者,但“康乃馨革命”推翻了军政府,促成了莫桑比克独立,支持罗得西亚的仅剩下了南非。——译注)评价也不高,麦克奈尔说:“他们就像美国 军队在越南一样,只能在公路上行动,不肯进入丛林,打仗还要靠我们,只要我们发现敌人的踪迹,我们就会追踪到底。”

但是它和其它德国殖民地不同的地方在于它的军事指挥官,保罗冯列托─佛贝克(Paul von Lettow-Vorbeck)中校。列托─佛贝克于1870年生于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将军,从小就被培养成为一个职业军人。他出身炮兵,曾经参加1900年的八国联军之役,对英军指挥系统的无能留下深刻印象。1904年他在德属西南非协助镇压土著叛变,接着回到德国担任跟海军协调的工作。其后他被派去挪威担任武官,接着接掌喀麦隆的警备部队(Schutztruppe),然后在1913年底他被调派到德属东非接掌警备部队。

一位英国南部非洲警察部队的官员告诉我,大部分新兵都是以口头方式招募的,因为自联合国开始制裁罗得西亚以来,其他国家便不再允许罗得西亚在本国设立征兵站 或者发布征兵广告。这位官员表示,他们准备了一些理解力测试题,应征者通过此测试就算被接受。部队为所有应征者报销差旅费用,对于那些落选者,部队也推荐 他们去移民局。如果应征者想回家,遣散费用也由政府买单。

他或许不是隆美尔或曼因斯坦式的战术天才,但是他的组织和领导才能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人格和领导风格让他的部下都能发挥最大的能力,他的毅力更激发了其它人的孺慕之情,让他们能够撑过整整四年的艰苦战斗。在开战不久后,他就摒弃了年资制度,让有能力的军官担任指挥,有时候甚至让中尉来指挥团级的部队。他更将黑白军士官混合编组,除了让白人士兵和黑人士兵在同一单位中并肩作战外,甚至让黑人军官去指挥白人部队。由于他的努力,他的部队整合成为一支向心力很强的战斗团体,在整个战争期间一直维持很高的士气。

英国南部非洲警察部队支 援队主要依靠那些坚定的,经历了六十年代中期刚果局面的雇佣兵,主要任务是反暴乱。在罗得西亚领导人注意到该部队个别人有滥用武力的行为之后,这支部队的 任务改为一些安全警戒和一些礼仪性的活动。不过随着“恐怖活动”的加剧,这支部队还是把全部精力投入了“反恐”任务。

德属东非的幅员相当大,面积约38万平方英里,人口约765万人,白人只有5,300多人,另外有15,000名印度人和阿拉伯人。它的四周都被敌人包围,周围有英属东非、乌干达、北罗德西亚、尼亚萨兰、比属刚果,大部份是英国的殖民地,只有南方的葡属非洲是中立的。因此在防卫上可以说几乎是四面楚歌的境地。

本文由巴黎人-火力无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德国殖民地已经有不输于英法等国殖民地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