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武装分子公布这样的视频,美国国防部于2018年

- 编辑:巴黎人登录 -

而武装分子公布这样的视频,美国国防部于2018年

图片 1

“你不能让任何东西,任何东西干扰到这次行动。我们是来营救而不是成为战俘的。而且假如我们中埋伏了……除非你长了翅膀否则就别想着从越南走出去。从这里到老挝有100英里远……我希望这支部队能团结一致。我们会退到歌今敏河边然后看在上帝的份上,让他们穿越那片该死的开阔地吧。我们会让他们为自己的每一步都付出代价。”

美军非洲司令部指挥官托马斯·戴维·瓦尔德豪泽7月30日宣布,将采取增设武装无人驾驶机、作战车辆和对美军参与非洲国家军方行动设置更严格的审核标准等措施,提升美军在非人员的安全防护。 瓦尔德豪泽当天在西非国家塞内加尔告诉媒体记者,就是否需要与非洲国家军方联合行动,美军将设定更为严格的审核标准,即存在危及美国本土重要领域或国家利益的威胁。 一支美国和尼日尔联合巡逻队去年10月初遭遇伏击,5名尼日尔军人死亡,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4名士兵死亡、两人受伤。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关联的当地武装宣称发动这起袭击。 “伏击发生后,我们全面梳理所有层面,包括战术层面以及美军非洲司令部的运行方式。”瓦尔德豪泽说,美军定于8月中旬编制一份报告,说明美军将依据伏击事件调查所获采取哪些行动。 他说,伏击发生后,美军缩短了医疗后送、即把伤员从火线送往后方医院所需的响应时间。 伏击事件促使尼日尔批准美军在这个非洲中西部国家使用无人机。瓦尔德豪泽说,使用无人机有助于美国向伙伴国提供情报,以便有关国家能够“考虑不同的军事行动并应对相关威胁”。 按照瓦尔德豪泽的说法,美国寻求培育伙伴国的军事能力。“大部分作战行动主体是伙伴国军方,而不是美方。我们的总体目标因而是帮助他们达到某一水平,从而让他们能够处置所面临的挑战。” 据美军非洲司令部介绍,利比亚、索马里和尼日尔政府已经允许美军在境内动用武装无人机。 美联社报道,索马里一些官员和居民近几个月多次指认美军无人机在空袭中误伤平民。

2017年10月4日,美国4名绿色贝雷帽特种兵在尼日尔西南部的汤戈通戈村遭到伏击阵亡,而在3月5日,极端组织公布了缴获的美军头盔摄像头拍摄的视频。从中可以发现美军士兵被围歼的惨状。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特种作战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据媒体报道,当时美国绿色贝雷帽的12名特种兵和30名尼日尔士兵前往汤戈通戈村执行任务。本来这是一次例行的、低风险的巡逻任务,因此美军及其尼日尔士兵只携带了轻武器和皮卡车,最有杀伤力的只有7.62毫米机枪和几具榴弹发射器。有报道称,这次任务经过了临时调整,从而使巡逻分队陷入绝境。10月4日,他们遭遇了50名手持机关枪和火箭筒的IS极端组织武装的突袭。在公布的视频中,美军由于严重缺乏重武器,因此只能对在汽车边上对武装分子实施反击。而更严重的是,一同巡逻的尼日尔士兵在遭遇袭击后一哄而散,导致12名美军遭受的压力更大。摄像头的视频,是从阵亡的贝雷帽部队中士大卫·约翰逊角度拍摄的。约翰逊和莱特、布莱克等三人,由于驾驶汽车错误驶向标记位置的红色烟雾弹附近,因此遭到了恐怖分子注意,被切断了和其他战友的联系而陷入重围。不过也有观点认为,这三人是被其他美军遗弃,从而被武装分子围攻。约翰逊还试图和他人一起抢救倒地的战友到车内,但后来车辆无法发动后,不得已只能和另外一人弃车后且战且退。不过最后还是双双被子弹击中倒地。从视频可以看出战场的残酷性,无论是美军还是武装分子,都不会对对方手软。即便是被子弹击倒,照样会被补枪,确保对手失去战斗力。在视频的最后,一名手持机枪的武装分子,走过约翰逊的身体旁边,照样向约翰逊的尸体上开了数枪。血花飞溅,惨不忍睹。这段视频再次证明了真实特种作战的残酷性。大国军队都越来越青睐小而精的特种部队,因为他们机动灵活能执行常规部队无法完成的任务。但同时如果一旦失去火力和支援的优势,特种部队就会遭受惨重的伤亡。特种兵是人不是兰博,更不是神,一旦被围攻很难逃出生天。而这次极端组织作战,明显也更有章法,首先击溃尼日尔军队,直接突击对手的薄弱环节,最后零敲碎打歼灭美军的有生力量。虽然这次伏击只有4名美军士兵阵亡,但对美军在当地的反恐战略战术却是一大冲击。美军将不得不重新衡量和尼日尔军队的关系,同时提升巡逻美军的武装水平和人数,而这将增加美军的投资。相对于美军,武装分子的武力不值一提,但却拥有耗下去的资本。1年打一次这样的围歼战,完全就够本了。而武装分子公布这样的视频,无外乎要表达他们的观点:就是美军早晚会走,极端主义照样能卷土重来。

“黑鹰坠落”事件背景,美军的行动目的

1990年,索马里叛军攻入摩加迪沙,索马里的西亚德政权倒台,总统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出走尼日利亚。但组成叛军的各支势力却因意见分歧而反目,索马里开始陷入四分五裂的无政府状态。由于索马里位于苏伊士运河的必经海路,于是因内战而经济崩溃的索马里人民,便开始“靠海吃海”的投入了海盗事业。

图片 2

1992年12月,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794号决议,批准成立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索马里维和部队,发起名为“恢复希望行动”的维和行动,向索马里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救助,并帮助索马里恢复社会秩序。

维和行动的最初目的只是为了解决索马里南部的饥荒问题,但由于军阀势力的不断扩大,联合国发出的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经常被军阀抢走,甚至悍然攻击维和运输车队。于是,这次维和行动开始变成了有政治目的的军事行动,也就是代号“邪灵蛇行动”,目的是能够一方面保证人道主义救援的安全,另一方面则是希望能够解除当地派系武装,着手在索马里境内建立一个西方式的政府。但索马里各个武装派系并不远接受西方文明主导的政治方式,更不愿意放弃武装,于是双方矛盾开始加深。

图片 3

△穆罕默德·法拉德·艾迪德

1993年6月5日,联合国部队关闭了穆罕默德·法拉德·艾迪德的无线广播电台,制止其进一步散播反联合国言论。而这位在索马里拥有较大实力的军阀随即便做出了反应,他伏击了巴基斯坦维和部队,造成24名巴基斯坦士兵死亡。

为了抓到这个公然袭击维和部队的幕后凶手,8月26日夜,6架C-5A运输机把130名突击队员,以及16架直升机送抵摩加迪沙机场,美军开始准备发起以抓捕艾迪德为主要目的的军事行动。

v.这项涉及到驻非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SOCAFRICA=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Africa),西非/北非前沿特种作战司令部(SOCFWD-NWA=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Forward North and West Africa,位于德国鲍姆霍尔德),SOCCE以及AOB的互相矛盾且模糊不清的行动方针的批准流程导致了考量这项行动方针的合理的批准权限(针对不同种类的行动方针有需要不同的批准权限)的混乱。对这项“模板化”的行动方针的盲目自信,对行动过程的细节和有效把控及有效保障的缺失,行动方针当中对SOCAFRICA所进行的告知不够充分,所有的这些因素均导致了每一个指挥层级的事态感知和指挥监视的缺失。这项行动方针的产生,审核,批准以及告知流程都只浮于形式,而并未反映出它本应该具有的细节,缜密计划和监视措施。

为突击队所选择的训练设施是位于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的杜克菲尔德。空军方面的策划人挑出关键的空军指挥官,后者又选出了他的机组人员。直升机和A-1“天袭者”攻击机的机组成员以及从东南亚地区作战归来的人员被教官聚在了埃格林。两组C-130E“战斗禽爪”I型飞机也被从德国和北卡罗来纳州的中队调了过来。

图片 4

美军最终付出19名士兵的生命,且导致美军最终从索马里撤军

整个行动中,美军虽然成功完成了抓捕行动,但并未抓到头号目标艾迪德,且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有2架黑鹰直升机被击落,另外2架被击伤,数辆美军汽车和3辆马来西亚装甲车被击毁,19名美军士兵(18名战死,1名送往德国后不治身亡)和1名马来西亚士兵死亡,84名美军士兵和7名马来西亚士兵受伤,1名美军被俘。索马里方面则宣城他们的死亡人数是312名,受伤814名,但普遍估计死亡人数应该超过500人,受伤过千人。

图片 5

△美军尸体被游街

10月4日下午,美国的电视屏幕上开始反复出现索马里人用绳子在地上拖着一具美国特种士兵尸体游街的画面,被俘的杜兰特也上了电视。这令美国舆论一片哗然,民众开始猛烈抨击美国政府出兵索马里的决定,包括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埃及外长穆萨、法国国防部长莱奥塔尔等在内的国际社会同样对美国施加压力。

几个月“围剿”行动不仅没能抓到艾迪德,反而使得艾迪德更加赢得索马里的民心,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开始思考使用外交途径解决索马里问题。在经过与艾迪德的接触后,双方最终达成协议:艾迪德交出被俘的飞行员杜兰特和那具美军尸体,美军则释放扣押的全部艾迪德俘虏,并不再将艾迪德作为打击目标。

图片 6

“黑鹰坠落”事件的影响,主要有两个方面:

1、美国从索马里撤军。10月7日,克林顿在电视讲话中,单方面规定了美国从索马里撤军的最后期限。1995年3月2日,随着最后一批联合国维和部队撤出摩加迪沙,这场历史27个月、耗资20多亿美元的维和行动最终以失败告终,联合国不仅没能使得索马里恢复和平,还使得100多名维和士兵和近万名索马里人丧生。

2、美军此后更加注重非接触作战。在索马里行动付出惨痛代价后,为了避免美军在今后的军事行动中付出太多生命代价,美国开始尽量减少地面作战,而更加注重非接触式作战,即空袭战。无论是1998年在伊拉克的“沙漠之狐”行动,还是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亦或是2011年的利比亚战争,美军全部以大规模空袭和精准制导导弹摧毁敌人有生力量,而尽量避免地面直接接触。

回答:

一、历史真实事件  指的是美国1993年在非洲国家索马里的军事行动。这次军事行动的目的是协助联合国在当地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同时消灭当地军阀和反政府武装。其中最重要的一次任务发生在首都摩加迪沙,由美国陆军游骑兵部队和三角洲特种部队合作进行,目的是捉拿索马里军阀头目艾迪德及其政府幕僚。但是由于准备不充分以及情报错误,导致抓捕行动陷入混乱,两架美军160特种航空团的UH60“黑鹰”直升机被先后击落坠毁,直升机上的幸存成员陷入民兵的包围之中,抓捕行动随即变成拯救行动。美军在摩加迪沙陷入索马里民兵甚至平民的重重围攻,激战15小时才在巴基斯坦维和部队掩护下撤回安全区,共有19名美军士兵在行动中丧生,而索马里平民和民兵伤亡超过1000人。  索马里的军事行动是美国在越战以后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军事行动。1993年底,美国政府对索马里彻底失去信心,当时的克林顿总统最终下令撤军。这次行动也使美军看到城市作战战术方面的一些不足,促使其改进城市战术方法,为日后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的城市作战提供了经验教训。  黑鹰坠落(Black Hawk Down)不仅仅是2002年拍摄的反映这一事件的影片的名字,同时在美国,这个词组也指代整个失败的索马里军事行动。  军事行动详细过程:  联合国决定在索马里维和1991—1992年,东非小国索马里的局势动荡不安,军阀混战,人民苦不堪言。1992年12月,联合国决定组织一项名为“重建希望行动”的维持和平行动。索马里各派军阀对联合国的干预表示不满,势力最大的“索马里联合大会”领导人法拉赫·艾迪德把联合国看成其夺取政权的绊脚石,对巴基斯坦维和部队采取伏击行动,造成24人伤亡。1993年8月,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维和部队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搜查和抓捕这次暴力事件的幕后策划者艾迪德。当时负责“重建希望行动”的联合国特使、美国退役海军上将乔纳森·豪请求美国增派特种部队帮助抓捕艾迪德。  美国派精锐部队到摩加迪沙  由于此前驻索马里的美军也遭到两次伏击,美国总统克林顿决定派“游骑兵”前往索马里。8月30日,“游骑兵”抵达摩加迪沙后,先后6次单独执行抓捕任务。  派往摩加迪沙的军人都是美军的精英:陆军的特种部队第七十五步兵团,也就是著名的“游骑兵”;海军的“海豹”部队第六队;还有号称“王牌中的王牌”的三角洲部队。“三角洲”部队成员都是从各特种部队中挑选出来的经验丰富的老兵。  这次任务的最高指挥官是“三角洲”部队的负责人盖瑞森将军。前线指挥所设在一架负责空中指挥的直升机上,由汤姆·马提斯中校指挥,地面部队由盖瑞哈瑞尔中校指挥。这架直升机配备有各式无线电装置与地面部队和基地指挥官联络,还具备无线电中继能力,可让基地指挥官直接与前线部队取得联系。另外,3架拥有先进红外线与电视摄影机的0H—58D观测直升机将进展情况实时地传回指挥部。  1993年10月2日,“线人”报告,艾迪德的两名高级助手———财务总管欧马·沙朗和对外发言人蒙哈米·哈山·艾瓦出现在摩加迪沙奥林匹克饭店。10月3日,情报人员用无线电与“线人”反复核实后,美军开始行动。  10月3日下午3时32分,进攻开始。“小鸟”和“黑鹰”直升机迅速从海岸附近的一个临时机场起飞,地面护送车队也随即驶出兵营。先出发的两架“小鸟”直升机在目标大楼南侧狭窄的街道上着陆,第一批“三角洲”队员跳下直升机,向大楼所在的院子里扔了几颗烟幕弹,然后撞开一扇铁门冲进院子。不等里面开会的艾迪德分子反应过来,“三角洲”队员从大楼后侧的楼梯冲进房间,控制了局面。接着,他们把抓获的24名索马里俘虏赶到一楼,并用手铐把他们的手腕铐在一起,准备撤离。  美军直升机遭火箭弹袭击  战斗打响后,艾迪德的部队用扩音器向索马里人广播:“出来为你的家园战斗吧!”成千上万的索马里人从四面八方拥来,子弹从美国大兵的耳边呼啸而过。  这时,由丹尼·麦克尼特中校指挥的护送车队已准时赶到目标大楼。由于一名叫布莱克伯恩的“游骑兵”从直升机上滑下时摔成重伤,麦克尼特决定,由史楚克中士指挥3辆“悍马”车,先将布莱克伯恩送回基地,再用其余的9辆“悍马”车和卡车把索马里俘虏连同“三角洲”队员和“游骑兵”一起送出城。  史楚克只有24岁,是一个参加过海湾战争和在巴拿马作过战的老兵。他曾多次执行联合国的人道运输补给任务,对摩加迪沙的街道很熟悉。他用“悍马”车护送布莱克伯恩回营,沿途遭到艾迪德派武装分子的层层围堵。他使出浑身解数,将布莱克伯恩安全地送回营地,但他的机枪手皮拉中弹身亡。  当后续输送车队装载俘虏准备撤回时,一群又一群的索马里人向美军扑来,他们用AK—47步枪向美军扫射;火箭弹拖着烟尾在空中飞舞;在各个主要路口,索马里人燃烧轮胎,支起路障。担负支援作战的“黑鹰”直升机上的4名“三角洲”部队的狙击手,坐在弹药箱上专挑拿武器的索马里人射击。但一个索马里人倒下,旁边的人迅速捡起武器继续战斗。激战中,RPG—7火箭筒射手击中了代号为“超级61的”黑鹰直升机。  从3架0H—58D观测直升机传回的影像上,最高指挥官盖瑞森清楚地看到了“超级61”坠落的过程及人员挣扎的情形。他命令离坠机地点最近的“游骑兵”迅速前往救援。一架AH—6攻击直升机很快在街道上降落,驾驶员拿着手枪一边击退接近的民众,一边冲出来协助坠机的幸存者将伤员运上直升机。没多久,美军惟一的一架搜救直升机“超级68”迅速飞向该地,搜救人员从绳索垂降下来。但没过多久,这架直升机被子弹击中,驾驶员勉强支撑着让绳索上的搜救人员全部落地,然后成功迫降到摩加迪沙机场。地面上,一辆5吨的卡车在等待装载部队的过程中,被一发又一发的火箭弹打成碎片。这一连串的意外打乱了美军的作战计划。为了解救幸存的“超级61号”直升机乘员,车队必须先开到坠机地点搭载。他们在负责指挥的直升机的指引下行进。  “超级64”直升机驾驶员麦克·杜兰特接到盖瑞森的命令后,代替“超级61”在车队上空盘旋,以火力压制聚集成群的索马里民兵。当“超级64”在空中盘旋了四五圈时,杜兰特觉得直升机好像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巨墙。索马里人用火箭弹击中了这架直升机的尾翼。杜兰特只好将直升机迫降到地面。  枪手趴在地上从妇女的胯下向美军开火  原本要撤回基地的车队接到命令,向“超级61”的坠机地点前进。这时,十几名索马里武装民兵沿着与车队平行的街道奔跑,赶在车队的前头寻觅隐蔽地点伏击车队,而没有武装的索马里暴民成群结队地跑向美军为索马里民兵当“挡箭牌”,索马里枪手则利用人群向美军射击。一名枪手甚至利用3名妇女作掩护,趴在地上从妇女的胯下向美军开火。此时,对特种部队而言,整个摩加迪沙变成了人间地狱:街道上到处是路障,美军虽然有直升机引导,但在似曾相识的街道上常常走错路,而索马里人则从街道两旁对着马路疯狂射击。  “超级64”上有两名机员和两名机长。杜兰特用冲锋枪自卫。高斐纳驾驶着“超级62”在其上空盘旋,大批的民兵和暴民向“超级64”的坠机地点涌来,民兵接到的命令是活捉杜兰特用于交换艾迪德的高级官员其他的可以消灭。“超级62”的黑鹰直升机上的两名三角洲狙击手盖瑞戈登和蓝迪休亚特自愿前往“超级64”的坠机地点救助伤员,之后两名狙击手被蜂拥而至的民兵杀死,杜兰特被俘。  担负首批攻击任务的大约160名“三角洲”队员和“游骑兵”,有的躲在车里遭到索马里人的四面围攻,有的被分割包围在从目标区到第一架直升机坠毁地点的各个狙击地点。  夕阳西下时,美军指挥官派“超级66”直升机为城中的部队送去弹药、饮水、血浆等必需品。“超级66”一降落,即遭到步枪和火箭筒的攻击,机身多处被击穿,但侥幸逃回了基地。  为援救身处危险中的特种队员,美军派出第十山地师一个满编连。150名士兵乘坐9辆卡车和12辆“悍马”车,在比尔·大卫中校的带领下,从城外绕道赶到特种部队的基地。晚上9时30分,由大多数“游骑兵”、所有的“三角洲”队员和没有受伤的空军战斗人员以及第十山地师的部队组成了美军救援部队。深夜11时30分,救援车队向城里进发。由于处处有阻击和路障,车队像一个喷火的巨兽,一路攻击前进,横冲直撞,AH—6直升机在空中掩护。  救援车队与在城中坚守的部队会合。他们把伤员和尸体安置好,随后将两架毁坏的直升机炸掉。等救援部队都上车后,幸免于难的“三角洲”部队和“游骑兵”却挤不上车。于是,他们一边跑步一边射击,在枪林弹雨中跟着车队。  当美军返回基地时,天已经快亮了。经过半天惨烈的战斗,美军死19人,伤70余人,两架直升机被击落,3架被击伤,数辆卡车和“悍马”车被击毁。这是越战以来美军所遭受的最为惨重的军事失败。  10月4日下午美国的电视屏幕反复出现了索马里人用绳子在地上拖着一具美国特种作战队员的尸体游街示众的画面,被俘的杜兰特也上了电视。这件事上了世界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美国舆论更是一片哗然,一致抨击美国政府出兵索马里。同时,国际上的批评也不绝于耳: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说,联合国不应成为美国军事行动的保护伞;埃及外长穆萨表示,目前在索马里发生的一切,将会给索马里民族和解进程增加新的障碍;法国国防部长莱奥塔尔指责美国的所作所为超出了“人道主义使命”的范围,变成了“不能容忍的对抗”;德国报刊称,美国正在索马里进行“一场肮脏的战争”。摩加迪沙之战给美国政府当头一棒,克林顿最终认识到应该政治解决索马里问题,因为几个月的“围剿”不但没有抓到艾迪德,反而使艾迪德在索马里更加得人心。10月5日,克林顿从外地匆匆赶回华盛顿,召开关于索马里局势的紧急会议。10月7日,克林顿在电视讲话中,单方面规定了美国从索马里撤军的最后期限。美国政府还与艾迪德方面进行了秘密谈判,双方最后达成妥协:艾迪德交出飞行员杜兰特和那具美军士兵的尸体;美军则释放扣押的全部艾迪德的俘虏,不再把艾迪德派作为打击目标。  1995年3月2日,最后一批联合国维和部队撤出摩加迪沙,标志着历时27个月、耗资20多亿美元的维和行动以失败告终。联合国既未实现在索马里组建一个民主政府的目标,也未实现各部族的和解,却使100多名维和士兵和近万名索马里人丧生。  摩加迪沙之战使美国视地面战为畏途。无论是1998年对伊拉克实施的“沙漠之狐”行动,还是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美军均采取非接触作战方式———空袭战。这也许是美国人从此战中得出的教训。  事件中美军阵亡名单:  CW3 Donovan Briley  SSG Daniel Busch  CPL James Cavacco  SSG William Cleveland  SSG Thomas Field  SFC Earl Fillmore  CW4 Raymond Frank  MSG Gary Ivan Gordon  SGT Cornell Houston  SGT Casey Joyce  SPC Richard 'Alphabet' Kowalewski  PFC James Martin  MSG Timothy Martin  SGT Dominick Pilla  SFC Mathew Rierson  SGT Lorenzo Ruiz  SFC Randy David Shughart  CPL James 'Jamie' Smith  CW4 Clifton 'Elvis' Wolcott  第160特战航空团老兵回忆93年摩加迪沙之战:  在过去的几天里,很多飞行员都问我是否看过电影《Black Hawk Down》。我并不介意谈论此片,我很荣幸有机会说说我的战友们的英勇,无畏。在此,我只想发表自己对影片的一点看法以及我的一点感想。同时,我也想解释一些常被问到的问题。  首先,我和我当年参战的战友们都认为这部影片棒极了,它的特级效果很多而且情节十分真实。换句话说,装备,语言,对话都很真实,至于情节真实,我是指影片十分准确的表现出了我们在战斗中所感受的情感,而它并没有成为一部卡通片,例如《壮志淩云》,或者喧宾夺主的,例如《火鸟行动》(注:是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一部关于美国缉毒直升机部队的影片),影片制作人的确是将几个真实的人物综合成了一个虚构角色,但这并不重要,因为如果不这样就会有太多的主角使影片变得混乱不堪。  还有在当时的行动中我们出动了将近20架飞机,影片中只有4架“黑鹰”和4架“小鸟”,显然与实际的数量不合,但是通过拍摄的技巧,电影也给人一种飞机一架不差的感觉。  我们的“突袭机队”编制如下:  Super 61 - 先导机, star 41-44 “小鸟” 突袭 ,Super 62 - 压阵。这些飞机组成了突袭机群,他们的任务是把三角洲特种部队送到目标建筑并抓获几名通缉的重要人物。  Super 61被击落了,两名飞行员阵亡。Star 41 冒险强行在坠机现场降落,飞行员凯斯.琼 从Super 61中救出了两名生还者,并把他们抬上了自己的飞机。在影片中,凯斯琼又再一次扮演自己的角色了。  Super 62装载两名三角洲的狙击手,他们是一级准尉Randy.Shughart和士官长Gary.Gordon,他们前往Super 64的坠机现场后不久,Super 62的机身就被一发RPG火箭击中了,右边机身被打了一个大洞,在坠毁之前它总算飞离了战场(这点影片没提到)。  现在回到游骑兵这边,他们的突击机群由4架黑鹰组成,分别是  Super 64 (CW3 Mike Durant, CW4 Ray Frank)  Super 65 (我, Cpt Richard Williams)  Super 66 (CW3 Stan Wood, CW4 Gary Fuller)  Super 67 (CW3 Jeff Niklaus, CW2 Sam Shamp)  他们的任务是守住目标建筑的4个街角,阻止索马利亚民兵的援军。在影片中有个机群盘旋在目标建筑上的镜头,我的飞机在画面的左下方,这也是离我最近的镜头了。  突袭任务结束后,黑鹰飞离目标区域,你可以听见"...Super 65离开中, 准备掩护..."这就是我最大的角色了。盘旋中的飞机同样遭到RPG火箭的攻击,我也可能遭到过2,3次的攻击,可我既没有看见火箭,也没看见开火的人,我只听见爆炸声,我们不能开火还击,尽管有些机组这样做了(还击),但也没错。我很清楚我在行动中的角色,我的角色就如同《拯救大兵雷恩》中的登陆艇的驾驶员,把我的“乘客”带到该去的地方;我很自豪的是我和我的机组做到了。经过格林瑞达,巴拿马,索马利亚的行动之后,我就更理解那些二战中的轰炸机飞行员了;你必须漠视四周的各种危险并且全身心的做你该做的事,那就是稳住飞机,让游骑兵们又快又安全地滑降下去。  好了,关于我的事就打住了。  Super 64同样也是被RPG击落的,Mike.Durant试图将飞机开回基地,但是它的尾旋翼被打落在一英里之外的地方了。飞机坠毁到了民兵最多的地方。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借用了当时战场的无线电录音(注:就是那段“wo got a black hawk down")。地面部分就如Durant所描述的那样,他是整个机组中唯一一个从战场活着回来的。也是在那里,两位勇士Gary和Randy获得了国会最高荣誉勋章。Super 66负责为地面部队提供补给。有些游骑兵耗光了弹药之后,几乎只能和索马利亚的民兵赤手搏斗作肉搏战了(影片也没提到这点),Stan和Gary驾驶飞机,当飞机盘旋在目标建筑上空时,机枪手负责把弹药和水从货舱门空投下去,而机枪手在30秒之内,一共打了1600发子弹,估计干掉了12个民兵。但他们很快就得返回基地了,因为另一个机枪手受了重伤。而在基地他们才发现飞机被50多发子弹击中,传动装置更是给打成了蜂窝。Super 66是在夜晚行动的。  最后提到的编队是4架 MH6武装直升机, command and control(注:就是电影中的C2了),the Search and Rescue(搜索救援),他们的代号分别是Barber 51-54 MH6's, Super 63 C&C, Super 68 SAR。  电影中,武装直升机只有一次行动,实际上,整个晚上它们都在持续行动,为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援。他们总共打了将近8万发子弹,100枚火箭。也只有他们才能阻止索马利亚民兵和暴民的进攻。最后,8名MH6的飞行员都获得了银星勋章。这也是我们每名飞行员都渴望得到的。  接下来是Super 68.影片中对他们的描述很准确,唯一没提到的就是Super 68的旋翼被RPG击中,旋翼的主桅杆也给打坏了,但是他们还是把PJ和游骑兵们空降到了Super 61的坠机现场。他们当时还不知道,发动机的冷却系统已经被打坏了,而到达基地时,所有7加仑的旋翼机油还有大概7夸克,其他部分的机油全部漏光了。飞机刚降落,油压表就指向零了。飞行员跑去拿来备用部件换上之后,又回到了战场。而此时他们正好接到命令赶往救援 Super 62(Super 62被击伤之后降落在一个码头上)。Super 68的飞行员是 CW3 Dan Jollota, 和 MAJ Herb Rodriguez。他们后来都得到了杰出飞行十字勋章。  最后就是C2 Super 63.坐在飞机后面的是地面部队指挥官LTC Matthews,和空中部队指挥官LTC Harrell 。电影中有个地面部队请求空中火力支援的镜头。当时我们已经有5架黑鹰离开了战场。不是给击落就是被密集的地面火力击伤了。只有我和super 67留了下来。我当时只希望Harrell指挥官派我们将那些陷入重围的人救出来。我将手中的手枪和M16装上弹夹并且上膛。我知道,我能做的就是用一个轮胎在屋顶着地,然后游骑兵们可以将伤患送上来,我也知道这样做实际上是成了索马利亚民兵的靶子。但是我的战友们都下去战斗拼命了,此时也该轮到我们了。我也做好了被击落的打算,最坏不过就是我们会阵亡。反正我们损失了5架飞机,还在乎剩下的两架吗?我只所以这样想,完全是为了让Garrison将军可以对美国民众说:"我们已经尽可能地去营救你们的孩子、父亲、丈夫,我们甚至准备将最后的两架直升机也派去了"。幸运的是,Harrell指挥官意识到直升机不该再参战了,而应该派坦克和装甲运兵车来支援地面部队。对此,影片中的对白与实际的一字不差,你们唯一没听到的就是我死里逃生的感叹!我记得我首先想到的是还能再看见日出。我想也许我有一点兴奋,我并不是指这些写得太多了。有人问我《Black hawk down》是不是给我带来了"光荣的回忆",只要那一天还在我的脑海里面,我就不认为这是什么"光荣的回忆"。  我希望你们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能被游骑兵们英勇战斗的精神所感动,相信我,这群小伙子们干得与当年登陆诺曼第海滩上的美军一样的棒。当Tom DiTomasso(注:就是Chalk2的队长狄马索)在我的飞机上时,他称赞我们是在干充满梦幻的职业,我想不出比这更高的评价了。我爱我的妻子和孩子们。而我也曾经是160特种空降团的一员,参加了93年10月3日-4日行动的飞行员。  感谢大家能够阅读我的文章,我会回答大家任何关于关于影片或者实战的问题。我想这能够弥补一点我的遗憾。再次感谢大家。  Capt. Gerry Izzo(Super65)  "NSDQ -- Nightstalkers Don't Quit"

回答:

这件事说明了,虽然是为正义付出的牺牲,但是你失败了,却反倒被国际言论指质,有种自讨苦吃的感觉,另一方面也说明如果地面作战,一定要发动众群,把人民团结起来对付敌人,一定能把敌人赶走

e.2017年10月3日,尼日尔军队正试图针对一名ISIS-GS的关键成员展开行动,奥兰小队与尼日尔军队离开营地出发前往Tiloa周边执行反恐任务。在离开营地出发前往执行任务之前,奥兰小队没有与友军部队一起进行任务前的针对性演练和相关的战斗训练。在到达Tiloa之后,这支联合部队没能锁定目标的具体位置,于是奥兰小队和友军一起继续前往Tiloa附近的一座军事营地,小队指挥者与友军指挥者进行了一次会面(KLE=Key Leader Engagement)。尽管美国特种部队有权限主导和尼日尔友军反恐行动,但是这次行动最初的行动方针(CONOPS=Concept of Operations)并未得到指定指挥层的批准。恰恰相反,特种部队指挥官以及一位在前沿指挥部(AOB=AdvancedOperations Base)中的更高一级的连级指挥官,并没有明确定义这次行动的行动方针,这位连级指挥官也在错误地认为自己有相应权限的基础上批准了行动方针。当奥兰小队的任务实际上已经偏离了既定任务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位指挥级别高于AOB的指挥官知道这项任务原本应该是“锁定并尽量抓获这位ISIS-GS的关键成员”。当时在AOB担任最高级指挥官的一位上尉是当时知晓本次任务真正的既定目标的最高级别指挥官。他们本来想将行动方针交由位于乍得首都恩贾梅纳的特种作战司令部和作战部队(SOCCE=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and Control Element)指挥官,一位营级指挥官来进行批准。

截至1970年十一月,在越南还有450名已知的美国战俘以及两倍于这个数字的失踪人员。有报告显示美国战俘们正在经受残酷的生存状况,折磨以及饥饿。

迅速而隐蔽的行动,却演变为了惨烈的巷战

美军这次抓捕艾迪德的军事行动,主要任务就是“在付出最小损失和伤亡,在不影响国内和国际局势的情况下,迅速抓捕艾迪德”,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行动很快便失去了控制,最终演变成了一场惨烈的巷战。

图片 7

1993年10月2日,美军“线人”报告,艾迪德的财务总管欧马·沙朗和对外发言人蒙哈米·哈山·艾瓦出现在摩加迪沙的奥林匹克饭店,艾迪德将在这里召开会议,在经过与线人的反复核实之后,美军随即在10月3日下午发起行动。

美军计划用4架MH-6“小鸟”搭载16名三角洲队员突袭目标建筑,抓捕目标人物;两架MH-60K“黑鹰”运送支援的三角洲队员和地面指挥单位,4架MH-60K“黑鹰”运送4个作战单位(共48人)的游骑兵在目标建筑的四个角落索降,建立地面据点,保护突击小组顺利完成任务;4架AH-6“小鸟”负责空中掩护。地面护送车队则由7辆武装型悍马、2辆货车型悍马和3辆5吨卡车组成,车队成员包括游骑兵、三角洲和海豹6队,负责把抓到的俘虏运回基地。

图片 8

行动发起后,美军很快便抓获了24名索马里武装人员,然而就在他们即将撤退之际,艾迪德的武装人员开始向他们开火,并用扩音器向索马里人广播:“出来为你的家园战斗吧!”很快,成千上万手持武器的索马里人开始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由于很快便有美军在战斗中受伤,于是美军指挥官决定将护送车队分成两批,在“黑鹰”直升机的掩护下尽快撤离。但由于围攻美军的索马里人实在太多,美军一架“黑鹰”直升机被火箭筒击中而坠毁,就当美军救援部队赶往坠落点时,另外一架直升机再度被击落,另有一架搜救直升机被击伤。而地面上,一辆5吨重的卡车在等待装载部队过程中,被一发又一发火箭弹打成碎片,美军的作战计划开始被打乱。

图片 9

△美军撤出时已是次日凌晨

美军首批160名特战队员就这样被困在了摩加迪沙街道中,虽然他们反应迅速,各自建立据点与索马里人战斗,但遭遇围攻的他们仍然极度危险。于是,美军又派出一个满编连,150名士兵分乘9辆卡车和12辆“悍马”车前去增援。解救行动一直持续到深夜。当美军返回基地时,天已经快亮了。

p.2017年10月6日,尼日尔部队于距离2号地点约960米,距离初始伏击地点约1.6公里处回收了SGT. L. Johnson的遗体。东戈东戈村庄的长老首先告知了尼日尔军队,并带领他们前往SGT L. Johnson的遗体处。当他的遗体被发现的时候,他的双手并未被绑,同时仰躺在地上,双臂靠在他身边。2017年10月6日下午15:22,尼日尔将SGT L. Johnson的遗体移交给美国当局。

56个全副武装的突击队员带了48支CAR-15卡宾枪,2支M16步枪,4把M79榴弹发射器,2把霰弹枪以及4挺M60机枪。他们还带了15个阔剑地雷,11份炸药,213颗手雷以及由铁丝剪、螺栓割刀、斧子、链锯、撬棍、绳索、扩音器、照明设备和其他用来执行任务的装备。通讯方面,地面部队还装备了58个UHF-AM电台和34个VHF-FM电台,每个士兵还有一个求生电台。

问题:如何评价黑鹰坠落事件对美国外交和对外战争模式的影响?

q.本调查确认了阵亡的4名美军士兵均于作战时在攻击敌人的交火中被轻武器射杀而牺牲,没有任何一位美军士兵在任何时候被敌军生擒。

突击部队在0219时抵达西山。准备硬着陆在营地内部的直升机预期会遇到40英尺高的树。但树实际上高约150英尺。然而,飞行员把直升机像割草机一样从它上面飞过并把飞机径直撞到了地上。一名空军乘务长的脚踝被一个脱落的灭火器砸伤了脚踝。

图片 10

尼日尔军跟大多数非洲军队一样,装备随意

行动策划始于八月初。西蒙斯被任命为此次突袭部队的指挥官并从驻扎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本宁堡的第六和第七特种发展群中挑选了500余名志愿者。

“黑鹰坠落”事件又称摩加迪沙之战,是美国为抓捕索马里军阀头子艾迪德而发起的一次军事行动,在付出了19名美军士兵生命的情况下,行动仍以失败告终,并被称为是自越战之后美国遭受的最为惨重的军事失败。至于“黑鹰坠落”对美国的影响,外交层面直接使得美国从索马里撤军,军事层面则使得美军日后对外战争均采取非接触作战方式,即空袭战。

g.在返回基地的过程中,与奥兰小队随行的尼日尔部队需要补充饮用水,所以车队停在了东戈东戈附近的一座村庄里进行补给。在这个过程中,奥兰小队的指挥官临时与村长进行了一次会面。在会面结束之后,他们离开了村庄。随后,就在2017年10 月4日上午11时40分,联合部队在东戈东戈以南立即遭遇大批敌人的伏击,美军和尼日尔士兵立即下车并开火还击。奥兰小队指挥官,尼日尔部队指挥官和一些尼日尔士兵尝试迂回包抄敌人从而进行反击,在这个过程中确认击杀了大约4名敌人。但不久之后,敌人开始聚集起来并试图包围奥兰小队。奥兰小队指挥官此时已经意识到他们遭遇了数量上占绝对压倒性优势并且训练有素的敌人,他回到车辆内并命令所有成员立即脱离战斗并向南撤退。小队成员对SSG J. Johnson喊话,而后者也通过竖起大拇指来确认他收到了撤离命令。此时敌军火力越来越密集,小队成员通过投掷烟雾弹掩护车队撤退,而两辆尼日尔车辆和一辆美军车辆并没有立即撤离伏击地点。小队成员最后一次看见他们的时候能确认他们正在依托车辆掩护持续攻击敌军,并准备和大部队一起撤离。

据说士兵们都起立欢呼了。西蒙斯用他的最后指示给此次行动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个人烙印。

回答:

图片 11

最后,战俘们得到的食物和医疗照顾水平均有所提升,越南方面也把他们聚到了一起。俘虏中的许多人第一次惊讶地发现他们并没有被单独拘禁,而是能住在一起。

n.尼日尔的快速反应部队在清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了SSG Wright,SSG Black,SSG J. Johnson和一名尼日尔士兵的遗体。在2017年10月4日大约19:00时,尼日尔军方将上述三名美军士兵的遗移交给美国当局。另外有更多的美军和尼日尔士兵继续在东戈东戈进行搜索,直到10月5日早晨大约05:40的时候,在他们即将返回基地重整并继续这项搜索回收任务之前才发现了SGT L. Johnson的遗体。

图片 12

m.在一开始收到“部队遇敌”之后,AOB马上通报了尼日尔军方,与此同时SOCCE通过联络官通报了法国军方,两支友军均立即做出了响应。尼日尔军方的地面部队在被告知的8分钟后离开驻地,但由于路程过长的同时缺少道路,地形恶劣,他们在4小时25分钟之后才到达了东戈东戈。法军的幻影战斗机在接到通报后的大约47分钟后首次出现在了战场上。一架尼日尔直升机(只有孤零零的一架,原文特意用了个single)则在法军战斗机抵达之前到达战场并为法军战斗机确保空域安全。虽然法军战斗机携带了武器,但是由于无法确认地面美军小队的位置以及无法与他们建立通讯,他们无法进行攻击。法军战斗机分别进行了四次“无射击俯冲”取而代之,并成功迫使敌军后撤并寻找掩护——此举后来被证明救下了那些剩下的美国特种作战小队成员。大约当日17:15分的时候法军的BARKHANE部队(查不到是啥,可能只是那个时候的临时部队代号,有了解的还烦请指教)乘坐两架直升机抵达现场并撤离了剩下幸存的士兵。

不被察觉地飞进北越南:2200时突击部队从泰国和南越南的机场升空。飞行编掠过石缸平原飞入老挝后向东北转向。当时的飞行计划有十二种备用方案。他们在未被北越雷达探测到的情况下继续飞行,这可能是因为该区域内正在进行干扰性轰炸。

译者:MSG_Zheng,本文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1LT George W Williams CW2 Ronald J Exely CW2 Jackie H Keely CW2 John J Ward SP6 Larry CBoots SP4 Alan H Wood

3.基于更多的对相关信息的反复调查和分析,调查负责人列举出了以下发现:

安保分队靠近南部围墙后使用直升机上的米尼冈扫清了哨戒塔,降落在营地外围。之后他们炸倒一根电线杆并在离着陆区100米远的位置建起一个路障。他们随后遭遇了对袭击快速做出反应的守卫。一场交火爆发后突击队员们撂倒了其中的好几个。

本文由巴黎人-火力无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而武装分子公布这样的视频,美国国防部于201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