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影中的九大真实特战行动,并命令联邦德国政

- 编辑:巴黎人登录 -

电影中的九大真实特战行动,并命令联邦德国政

提到特别空勤团,你会想到什么?英国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在恐怖分子脑袋上打出几十个眼的补枪狂魔?永远把自己隐藏在防毒面具里的反恐精英?不用过多介绍了,大家都知道的——世界特

问:世界十大特种部队,你都知道哪些?

电影中的九大真实特战行动NO.9——危机13小时:班加西的秘密士兵美国动作惊悚片,由迈克尔·贝导演,改编自米切尔·察考夫在2013年出版的书籍《13小

随着全球反恐形势的日益严峻,在多层建筑物内执行解救人质的任务已经不止是反恐队伍的专属了。虽然那些由地方警察部门的SWAT解决的人质事件通常不会有涉及到恐怖分子的参与。

1977年10月13日清晨,载着86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的一架联邦德国汉莎航空公司181次航班的波音737客机,被4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劫持。飞机被劫持后开始了一场漫长而又恐怖的空中周游,先后在罗马国际机场、塞浦路斯的拉纳卡机场、波斯湾的岛国巴林机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机场、南也门人民共和国亚丁机场附近的沙坑等处迫降,加油后又继续漫无边际地飞行,最后在索马里摩加迪沙机场强行着陆。恐怖分子要求释放关押在联邦德国的11名德国赤军成员和监禁在土耳其的2名游击队员,并命令联邦德国政府支付1500万美元的赎身金,给在押的每一个恐怖分子支付10万德国马克的释放金。否则他们将炸毁飞机。

图片 1

图片 2

电影中的九大真实特战行动

随着全球反恐形势的日益严峻,在多层建筑物内执行解救人质的任务已经不止是反恐队伍的专属了。虽然那些由地方警察部门的SWAT解决的人质事件通常不会有涉及到恐怖分子的参与。但总体上说,不管是否涉及到恐怖组织,人质解救的流程都基本相同。

1972年联邦德国慕尼黑反恐行动惨败不仅使政府颜面扫地,也使世界蒙上了一层恐怖主义的阴影。此后,联邦德国专门成立的反恐特种部队德国边防军第9大队卧薪尝胆,苦练本领,终于在五年之后报仇雪耻,崭露头角。

提到特别空勤团,你会想到什么?英国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在恐怖分子脑袋上打出几十个眼的补枪狂魔?永远把自己隐藏在防毒面具里的反恐精英?不用过多介绍了,大家都知道的——世界特种作战的先行者,开创时代潮流,早在二战期间就纵横沙场,辗转北非各地踢德军的场子,打得纳粹们尸横遍野胆战心惊,站上了非洲战场食物链的最顶端。可谓:何人阻我开山途,一剑使出斩云宵。

十大的话肯定下面有,我把我知道的列出来

NO.9——危机13小时:班加西的秘密士兵

图片 3

1977年10月13日清晨,载着86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的一架联邦德国汉莎航空公司181次航班的波音737客机,被4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劫持。飞机被劫持后开始了一场漫长而又恐怖的空中周游,先后在罗马国际机场、塞浦路斯的拉纳卡机场、波斯湾的岛国巴林机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机场、南也门人民共和国亚丁机场附近的沙坑等处迫降,加油后又继续漫无边际地飞行,最后在索马里摩加迪沙机场强行着陆。恐怖分子要求释放关押在联邦德国的11名德国赤军成员和监禁在土耳其的2名游击队员,并命令联邦德国政府支付1500万美元的赎身金,给在押的每一个恐怖分子支付10万德国马克的释放金。否则他们将炸毁飞机。

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令这支劲旅扬名四海的行动:猎手行动。狭路相逢,Who Dares Win!

中国——武警雪豹突击队,武警猎鹰突击队,东北虎特种部队,东方神剑特种部队,暗夜之虎特种部队,天狼突击队,飞龙特种部队,南国利剑特种部队,海军蛟龙突击队,空军雷神突击队

图片 4

芬兰的熊队通过直升机机降的方式进入建筑

GSG9紧急出动60名突击队员,兵分两路,实施代号“0000号”(因为这次作战预定在欧洲标准时间零点开始)的营救行动。18日,赶赴摩加迪沙机场的第一路营救分队进行了强攻营救。队员们匍匐前进接近了客机,把金属梯子靠在机翼和机体左侧的入口处,并在两个机门安装了带磁性的小炸药包。2时05分,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两个机门被炸飞,在3秒钟内,30特战队员全部冲进机舱内。交战只用了l06秒。战斗中1名队员和1名空姐受伤,若干名人质受伤,3名劫机犯被打死,1名女劫机犯重伤。

图片 5

俄罗斯——内务部特种部队,格鲁乌特种部队,阿尔法特种部队,信号旗特种部队,海狗特种部队

图片 6

事实上,在面对五层或者更低的公寓或者写字楼时的问题有不少放在100层的摩天大楼时同样存在。当然对于后者来说会更加困难,因为一些适用于前者的战术将很明显不适用于后者。

此次作战行动进行得有条不紊,获得了巨大成功。其主要经验包括:

(图片注释:场景还原,注意护木和直弹匣的细节,据大佬roguespear所说,当时直弹匣与弯弹匣都有装备)

韩国——707特种部队

美国动作惊悚片,由迈克尔·贝导演,改编自米切尔·察考夫在2013年出版的书籍《13小时》 。这个故事主要讲述了六名安全人员誓死捍卫美国驻班加西情报机构的悲壮事迹。在2012年9月11日,911恐怖袭击事件11周年之际,激进的伊斯兰恐怖分子袭击了美国驻班加西大使馆。伊斯兰武装分子杀害了4名美国人,其中包括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里斯托弗·史蒂文斯。由前美国海豹突击队员和中情局特工组成的6人特种作战小组被志愿前往支援,以保护仍活着的美国人。

情报

一是反应快速。联邦德国政府在得知客机被劫持后,立即作出反应,采取种种措施。一方面立即派出总理府长官维希纽斯基前往迪拜,想尽一切办法,耐心同劫机犯谈判。一方面认真考虑袭击方案,并立即召集本国最过硬的特种部队———GSG-9的部分成员,保证在狭窄而充满危险物的机舱内识别人质和劫机犯,并一举全歼劫机犯。同时,总理施密特亲自出面同索马里国家元首巴雷谈判,请求允许进行营救作战。针对新闻界报道联邦德国特种部队动向的情况,联邦德国政府千方百计地向报道界解释,防止情报扩散。

第一天,1980年4月30日,星期三

伦敦,南肯辛顿区,街头人流如织,这个巨大的城市每天吞吐不息,迎来送往着一批批过客。

但,有六个中东面相的人不打算就这样淹没在人海当中,他们怀揣着武器,看着不远处的伊朗驻伦敦大使馆,沉默着。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终于下定了决心,彼此点点头,拉起衣领把脸遮住,只露出他们那令人生畏的眼睛。拉栓上膛,“哗啦”,伴随着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弹匣里的子弹被推入枪膛。这个声音令他们感到安全,因为这样他们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去威胁那些无辜者的安全。

这六个人是阿拉伯民主革命解放阵线的成员,是伊朗国内的分裂势力,致力于颠覆伊朗的霍梅尼政权,谋求伊朗境内阿拉伯人的自治——伊朗的民族主体是波斯人,阿拉伯只占一小部分,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民族。他们的装备和训练都是由伊拉克当局秘密提供的,因为当时萨达姆对扩张领土充满了渴望,伊朗的胡齐斯坦省产油量非常可观,民族构成也以阿拉伯人为主,如果能把这块地收入囊中,萨达姆连做梦都会笑醒。这六个人也许能帮他实现这个目标,退一万步讲,恶心一下那帮波斯人也不错。世界上有一条真理不为人知:蠢货们的智商是相似的,出馊主意的时候也同样合拍,这些人一拍脑袋:去年伊朗的示威学生冲进美国大使馆,劫持了若干人质,效果显着,值得一试!他们决定如法炮制,也这么干一票,“我们必将成功,阿拉阿胡阿克巴!”一行人在一个月前潜入英国,开始接收伊拉克当局提供的武器装备。现在看来,伊拉克人很可能用外交邮件包裹给这批人带来了一大批武器:数枚苏制RGD-5手榴弹,两支九毫米冲锋手枪,三支发射温彻斯特空尖弹的勃朗宁手枪,一支蝎式冲锋枪,一支点三八左轮——虽然这群人的水平很渣,但手里掂着枪听个响还是蛮唬人的。

图片 7

(1979年11月4日,伊朗革命者正在焚烧美国国旗)

镜头转回伦敦,六人举起枪,大踏步向使馆大门冲去。警察厅外事安全保卫组的崔佛·洛克警官当时正在使馆外执勤,他可能是第一个发现来者不善的人,立刻喝止:“不许动!不许动!”但这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砰——咻——”,恐怖分子头目萨利姆开枪了,一发子弹从洛克的脑袋旁呼啸而过,他两腿一软,倒在地上。就这么一瞬间,恐怖分子跑到他身边,挟持他,摘下他身上的通讯设备,一行人举着枪,闯进了使馆大门。

从这一刻起,伊朗大使馆人质劫持事件正式爆发,未来六天129小时内,这栋高大坚固的建筑,会陷入各方角逐的漩涡。政客的老练油滑,战士的勇敢无畏,恐怖分子的凶狠狡诈,都将在这个波澜壮阔的历史舞台上一一呈现。

枪声在使馆的走廊内回荡,大使馆内工作人员乱作一团,四处逃窜,很快便被恐怖分子截住。有两名女职员通过后门逃了出来,一名男职员通过隔壁办公室的窗户跳了出来,一名工作人员试图从楼梯上的窗户脱身,但跳下后受伤躺地,很快被恐怖分子拖回了大楼。恐怖分子们挥舞着武器,逐层把那些使馆人员及访客抓出来,赶到一起,让所有人靠墙站好不许乱动。他们已经准备好,必要时杀几个人质来展示自己的决心,如果英国政府敢轻举妄动,就拉这26个人质一起陪葬。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洛克警官在事发的第一时间按下身上报警器的按钮,发出报警信号。附近其他使馆的九名警察接到消息后迅速赶到现场,随后警察开始清场,疏散附近的居民,封锁了使馆周围越两平方公里的范围。警方的“蓝贝雷”精确射手们架起了狙击枪开始警戒,现场应急指挥部进驻大使馆隔壁的大楼,伦敦警察厅C13反恐怖中队,特别巡逻队,以及C7技术支援分队的成员也赶来,开始着手部署监视设备,监视建筑物内的声音和移动。指挥部开始制定应急预案,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和任务的艰巨性,警察们想到了向军方请求援助。那么,会是谁代表数十万英军来对阵恐怖分子呢?

答案是第22特别空勤团,这支起源于二战的劲旅从1969年起就北爱尔兰前线平叛,有很丰富的反恐作战经验,同时又具备军方特种部队的凶狠果决,是冲进大使馆解救人质的不二之选。

镜头拉回使馆现场,警方的谈判组通过电话与劫持人员取得了联系。一名女性波斯语翻译人员和精神病医生开始和劫持人员接触,此人对犯罪学方面的知识使他能够判断恐怖分子的情绪状况和下一步的行动。

大量警察集结,吃瓜媒体们自然闻着味儿就来了,跑得很快的各路西方记者开始往案发现场涌来。虽然警方进行了清场,但由于记者和电视团队越来越多的到来,警方只等将这些媒体聚集到使馆以西约一百码的区域。同样重要的是,记者必须保持一定距离,因为决不能让恐怖分子在电视上看到警方的种种行动(在这次事件中,因为技术问题,警察并不能阻断大使馆内的电视信号)。这些措施基本上没什么用,因为记者们为了抢新闻,想办法搞来了液压起降摇臂,以此来获得良好的视野。尽管如此,记者们还是只能拍到大使馆的前脸,大使馆后方没啥有利位置。

图片 8

军方,也就是SAS,并不是接到通知才知道这件事,SAS的D中队的一名退役老兵达斯汀·格雷在伦敦警察厅负责训练警犬,知道消息后打了一个电话到赫里福德的SAS总部,把消息透露给了SAS的主官麦克·罗斯中校。罗斯起初有点怀疑,认为这有可能是内政部给他们布置的一次训练。格雷坚持说,这绝不是假警报,大批警察正在前往王子门,必要时会向SAS求助。罗丝立即联系了国防部的人,然后得知一项恶性恐怖事件正在进行中。罗斯没有等上级下达命令,而是立刻下达命令:赫里福德的反恐怖中队随时准备行动。

图片 9

此时此刻,反恐怖中队在杀人屋(SAS创办的一种训练模式,即突入清房,演练一些近距离作战的技术)中训练。

一群黑影狂风暴雨般冲进目标房屋的大门,他们迅速抬枪,九毫米的子弹瞬间戳进目标的脑袋里——目标清除。虽然用的是射速极快的MP5冲锋枪,但他们并不使用长点射,而是采用单发射击或双击——枪法够准就不必打那么多发,放若干枪壮胆是非洲民兵才会干的蠢事。杀人屋里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味,但SAS队员佩戴着S6防毒面具,眼睛隐藏在镜片后面,不动声色。他们身上穿着黑色的MK1光面猪皮战术背心,左大臂的贴臂刀鞘里上插着一把匕首,身着黑色的作战服,以及SAS首创的腿部战术枪套——里面插着一把勃朗宁大威力手枪。此时,他们的单兵通讯器里传出一个声音:所有队员全副武装,带齐装备,我们到机库去做一个任务简报,注意,这不是演习!

当时英国政府并没有给出任何明确指令,但SAS还是开始准备,有句话说得好:首战用我,用我必胜。他们低调地前往英国首都伦敦,并在伦敦周边的一个秘密地点开始准备行动。罗斯乘坐直升飞机前往伦敦西部的皇家空军基地,并开着基地指挥官的车进入了伦敦市区。他穿着便装到达了劫持现场,向警方做了自我介绍并进行了初步的侦察。因此,在国防部给反恐怖中队下达正式命令六个小时以前,SAS队员们就已经动身前往伦敦西区。5月1日凌晨,满载突击队员的白色路虎开进了摄政公园兵营。

在当时,警方迅速在王子门周围设立戒严区域,政府官员们在内阁办公室的简报室里成立了一个危机管理团队,由国防部,外交部,伦敦警察厅,内政部,军情五处,军情六处,公共设施和英国机场管理局,以及特别空勤团的全权代表们组成。

撒切尔夫人在回忆录中这样回忆道:“危机管理团队与应急指挥部一直保持联系,应急指挥部负责情报的收集、筛选和分析,使每一种情况和选择都能得到适当的评估。”

首相和内政大臣就战略达成了一致:警察最初应该拿出耐心来进行谈判,无论人质被杀还是遭受伤害,都必须要采取军事行动,SAS随时准备打进去,在面对人质危机时必须要有一定的灵活性,但是,这些劫持者,绝对别想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英国国门,绝对,不可能。

因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犯罪行为,这是赤裸裸的恐怖劫持事件。

这个问题问题其实要从外交政治的层面上来解读。1979年,伊朗巴列维王朝被推翻,伊朗陷入内外交困的状态,新兴的伊斯兰政权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美国使馆人员被劫持为人质,美国总统卡特下令进行直升机突袭,试图解救他们,但最终失败了(就是大名鼎鼎的鹰爪行动,SAS的亲传弟子三角洲部队的首秀就这么砸了)。内阁当时正在应美国政府的请求,打算站队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迫使伊朗当局释放美国人质。因此,伊朗政府知道王子门劫持事件后没给英国政府什么好脸。伊朗外交部长明确表示不会接受恐怖分子的任何要求。伊朗政府宣称,如果有任何人质死亡,同样数量的伊朗裔阿拉伯人将被“审判并处死”。伊朗外长还警告说,英国将“对我们的外交人员所发生的一切负责”。

尽管撒切尔夫人并没有出现在劫持现场,但她从一开始就确立了三个原则:第一,尽管这是外国的使馆被劫持,但整个事件必须在英国的法律框架下解决。第二,恐怖分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离开这个国家。第三,和平解决方案是最重要的,为了达到这一目标,警察必须在必要的时候进行谈判。

撒切尔也很清楚如何操作,正如她后来记录的那样:“伊朗政府无意满足这些恐怖分子的要求,而我们并没有打算让恐怖分子在劫持事件中全身而退。我的政策是尽一切可能和平地解决危机,避免人质承担不必要的生命危险,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击败恐怖主义。”

日本——西普连

NO.8——六天

不管是什么情况,人质救援队伍所需的第一条情报肯定是这座建筑一共有多少层,人质和劫持者有多少人,他们的具体位置在哪里。(这里说一下,我们之前的文章里提到了关于CQB的正确打开方式,有很多人就觉得如果有人质,肯定会伤害到他们。希望这些读者能再认真阅读一遍,然后开动一下脑筋——任何行动的开展都是有情报支持的,如果有明确的情报指出现场有人质或者高价值目标,那么行动肯定不会采取那样的战术,因为那已经不是单纯的CQB作战而是人质拯救HR任务了)。随着事态的变化,应继续收集整理关于人质和劫持者的详细情报——配备何种武器,是否有设置陷阱,他们的需求,以及他们在之前的活动中所采用的作案手段,同时,案发建筑以及邻近建筑的相关信息也会对于任务的策划和执行有着重要的作用。

二是临战准备充分。突击队员选拔出来以后,进行了多方面的临战训练,他们专门配备了一架同类型飞机进行模拟演练,研究了避免击中油箱的办法、恐怖分子的心理和和恐怖分子遭到袭击后可能的反抗行动。

第二天,1980年5月1日,星期四

警察继续在大使馆周边保持警戒,5月1日凌晨,反恐怖中队里的红队和蓝队抵达摄政公园兵营。突击队员们打开随身的攻击背包,取出武器,打开子弹盒开始给弹匣压子弹。据参加行动的SAS老兵回忆:“我们呆的地方很可能是早早废弃的,但还不错,面积很大,冬凉夏暖,四面透风,所以室内空气还算新鲜。住宿条件优越,厕所被堵住了,自来水是冰凉的。地板、窗台和洗脸盆都覆盖着灰色的粉末灰尘,对我们的健康非常有益。我躺在一张军用床上,脑子里想的是我们清早收到的简报细节。”他们从这里移动到麦克·罗斯选定的前出区域——紧邻大使馆的王子门14号。在下午的时候,罗斯发现了一条隐蔽的路线:穿过王子门后的一些公寓,穿过花园,沿着公共的地下室通道走露台等长的距离,SAS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到大使馆附近。

凌晨三点半,24名红队队员就悄无声息地潜入王子门14号。罗斯已经制定了一项快速行动计划,争取在情况有变时在十分钟内投入战斗。对SAS来说这算是个轻车熟路的活计,索降破窗,在催泪弹的辅助下突入扫荡,冲锋枪哒哒哒,在事情大条之前营救下尽可能多的人质。这种方法是看上去有些糙的,但也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当时情报不足,队员们也不知道恐怖分子的位置。然而,SAS看到没有立即执行任务的苗头,就另起炉灶制定了一项更加详细与周到的计划,而红队则随时处于警戒状态。

图片 10

如果要突袭大使馆,那么成功的关键就在于收集准确的情报,并根据情报对袭击进行演练。因此,情报官员检查了所有可能收集到的信息,比如SAS曾建议伊朗人把一楼和二楼的窗户都换成防弹玻璃,但伊朗人有没有这么做就不得而知了。在这些情报的基础上,警方木匠用胶合板建造了大使馆的小比例分层模型。复制了每个房间和走廊,确保门的朝向正确。然后,在摄政公园兵营的一个机库中,爱尔兰卫队根据相关情报用木头和麻布建造一个等比例的大使馆复制品。

尽管军方的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但恐怖分子变得越来越暴躁,恐怖分子头子拒绝释放BBC的一名叫做克里斯·克莱默的员工(这位老兄比较倒霉,也生病了,因为恐怖分子不肯放人,硬生生挨了好久)。考虑到恐怖分子的情绪不稳,所以警方拒绝派出医生进入大使馆检查克莱默的病情。因为当局并未切断使馆的国际电话线路,所有恐怖分子能一个电话打到德黑兰的伊朗外交部,与伊朗外交部长直接交谈——然后就被伊朗外长当成卡特政府的走狗和中情局特工,而那些人质无疑是愿意牺牲生命的伊斯兰革命烈士。

到早上的时候,克莱默的病情越发严重,他的肚子痛得很,还发着烧,他只得恳求恐怖分子给他找个医生过来。克莱默的BBC同事西姆·哈里斯要求与警方对话。他被带到楼下的电话旁联系警方。警方的谈判代表承诺考虑这一请求,但他告诉哈里斯要说服恐怖分子释放克莱默。哈里斯继续向警方恳求派出医生,而克莱默则病的越来越严重,他被扶下了楼梯,躺在使馆大厅的地板上痛苦地扭动着。恐怖分子开始意识到,克莱默与其说是个人质,不如说是个烫手的山芋。终于,在上午11时15分,克莱默硬撑着走出了使馆大门,立刻被救护车给接走了。

大家记住,这是恐怖分子的一个重大失误,因为警方立即向前人质询问了使馆内的情况,询问了枪手的数量、他们的武器、大使馆的布局以及人质的位置。随着时间的推移,警方对于使馆内部的情况掌握得越来越详细。隔壁的埃塞俄比亚大使馆也向英国方面开放,军情五处的特工开始用手钻在墙上打孔安装麦克风,在屋顶的烟囱里放下窃听装置,想要确定恐怖分子和人质的位置。期间恐怖分子起了疑心,询问洛克这是什么动静,洛克是个警察,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于是张嘴就来:我在这呆的久,我最有发言权了,别担心,那些是老鼠啊。

由于准备不充分,整个行动都是悬而又悬。因为大使馆在地面以上有五层楼,加上一个地窖,林林总总包含了50多个房间。令人欣喜的是,大使馆是典型的坚固的维多利亚式建筑,也就意味着一面墙上有厚达55.9厘米的花岗岩,另一侧是48.3厘米的花岗岩——好吧,是令恐怖分子欣喜。警察需要分散恐怖分子的注意力,就得以环境噪音的形式来掩盖他们的工作。指挥部试图在美国使馆附近假造个天然气泄露事件,制造大量的噪音,掩盖住军情五处施工的声音,这样就可以对恐怖分子说街上天然气泄露啦不要紧张,但实际上这种行为可能让恐怖分子更加紧张,所以这个计划被取消了。

罗斯随后尝试了另一种方法:将飞往希斯罗机场的入境航班改飞到海德公园的南部边界。很快,这个请求得到了实施,大量的飞机在这个建筑密集的地区进行低海拔飞行。与此同时,在尽可能隐蔽施工的情况下,军情五处的工程师们将伊朗和埃塞俄比亚大使馆之间的砖块扒下来,只留下一层薄薄的墙皮,如果情况有变,突击队员们就可以立刻破墙而入。

恐怖分子设定的第一个截止日期到了,也就是第二天的下午两点,但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恐怖分子头目开始改变自己的要求,他现在想要三名来自阿拉伯国家的大使担任调停者,并需要一架飞机,将他和他的手下从英国安全撤出。然而,正如撒切尔夫人在回忆录中所解释的那样,阿拉伯国家和英国人的关系并不好,难以信任,此外,英国人找的约旦调停人也表示我也不是谦虚你们另请高明吧。

美国——海豹突击队,海豹六队,绿色贝雷帽,第十山地师,72游骑兵团,三角洲特种部队

图片 11

响应单位到场时,应第一时间建立警戒区域,目的旨在封锁现场和防止恐怖分子有后续的增援部队。如果劫持者开始处决人质,那么就需要尽快完成行动方案的制定。这类方案的主体框架就是快速进入现场,解救人质,肃清恐怖分子。随着更多情报的汇总,行动方案才会变得更加细致和可实施。

三是反恐装备先进。GSG-9特别邀请前来指导的两名英国特别空勤团反恐队员带来了先进的反恐眩晕闪光弹,该弹在爆炸时可制造160分贝的巨大声响、15万瓦特(比迪斯科舞厅闪光灯强100万倍)的眩目强光,而且没有任何碎片。它可使人在3-5秒内产生眩晕感觉,完全失去方向。这种眩晕弹通常还装有催泪瓦斯和烟雾剂,是英国特别空勤团反恐新型武器中的王牌。

本文由巴黎人-火力无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电影中的九大真实特战行动,并命令联邦德国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