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美军特种

- 编辑:巴黎人登录 -

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美军特种

正如豆瓣书评上说的,Damien Lewis的这本《Bloody Heroes》,是一部中规中矩的报告文学,考据相当到位,很多第一手资料来自于作者对SBS的采访,此外作者在序中也提到,为了确保真实呈

美国空军帮助美军扭转了反游记战的局势。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公爵”特遣队的士兵们鱼贯而出,荷枪实弹。这次巡逻所

接上篇,上篇地址 马岛战争中的SAS和SBS 五、“葡萄干布丁行动”描绘阿根廷空军掠海攻击的油画,相比阿根廷陆军,其空军的表现可圈可点“就战斗位置!就战斗位置!这不是演习!”这

图片 1

《12勇士》上映后,评价众说纷纭,看到骑马突突突的情景,更是让人一头雾水,甚至有新闻出来,表示一些前绿贝队员对此很不满。当然,电影毕竟是艺术创作,总是会参杂创作者的主观意图,一些过于夸张的情景不免会对观众产生误导。笔者攥以拙文,聊聊那些夸张剧情背后的真实历史细节。

正如豆瓣书评上说的,Damien Lewis的这本《Bloody Heroes》,是一部中规中矩的报告文学,考据相当到位,很多第一手资料来自于作者对SBS的采访,此外作者在序中也提到,为了确保真实呈现当时的几个关键事件,作者都是拿当时的战场通讯录音和采访资料做了交叉比对确认无误后才写入书中的。本书以2001年12月SAS和SBS的一次代号为ocean strike的联合行动开篇,随后将时间倒推几个月,主要描写的是SBS在阿富汗反恐战争初期的经历。主要的笔墨都集中在了三个事件上:一是对货轮的拦截行动,二是对naka谷地的侦察任务,还有一个就是着名的恰拉疆大暴动。

图片 2美国空军帮助美军扭转了反游记战的局势。

接上篇——马岛战争中的SAS和SBS

看过张子健主演的《猎鹰1949》、《大漠飞鹰》等一系列电视剧的小伙伴们应该知道,张子健饰演的燕双鹰一角经常出现各种非常装X的台词与行为,比如说身上那件油光满满的皮大衣、车头架着加特林机枪等等。

图片 3

先说那个代号海洋打击的货轮拦截行动,游戏Call of Duty:modern warfare第一个任务可以说就是拦截行动的艺术化改编。本书主角也是在黎明时分带队索降到一艘货轮的舰桥上,对可疑货轮展开了一次雷霆万钧式的突击,所不同的是真实行动中参与人员众多,排场也大很多,登上货轮的方式也更多样化,包括了空中索降和通过攻击小艇从船舷两侧攀登。其中一个细节令人印象深刻:因为外界低温和雨水的影响,防毒面具镜片起雾严重影响视线,实际行动一开始,所有参战人员都把防毒面具摘下,可以说是把自身安危完全抛于脑后,而在后续的行动中,因为不通风的船舱内充满了CS催泪气体,以至于主角呼吸困难误以为受到了简报中提到的化学武器的攻击。此外,书中在介绍突袭行动的准备阶段时,还不忘对SAS进行一番吐槽:一次海上联合训练,直升机由于旋翼刮擦到了舰船桅杆导致坠机,SAS的几名队员全然不按SOP逃生,也没按要求携带相应的STASS,要不是SBS队员第一时间制止几个SAS跳机逃生的企图,并与他们共享STASS,估计SAS早没命了。附:此次行动的新闻报道

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公爵”特遣队的士兵们鱼贯而出,荷枪实弹。这次巡逻所要穿越的地形非常壮美,崇山峻岭中散布着刚翻耕过的土地和砖垒的村庄。山羊粪便和干草燃烧冒出的炊烟飘荡在天空中。

五、“葡萄干布丁行动”

其实在特种部队中,也有机车的基础训练与使用。那么今天,战甲菌就来跟大家聊聊特种部队中使用机车作战的案例好了。

电影海报非常潇洒帅气,然而骑马打枪并不存在

书中对Naka谷地的侦察行动的描写,同样也是细节丰富考据到位,读起来让人大呼过瘾。作者详细介绍了英国特种部队hard routine(不好翻译,大概意思就是敌后行动中为了不暴露自己行踪的一系列纪律)的要求,比如为了不在人迹罕至的地区留下气味,不能吃热饭,不能冲泡热饮,甚至大便都要装在塑料袋里打包带走。此外,一些技术细节也是首次看到:为了保证低温环境下电子侦察、通讯设备所需的电池能够正常使用,队员在睡觉时要把电池一并放入睡袋中保持温度;为了避免半夜突然交火时鎗支炸膛,夜晚来临前必须把鎗管内的水汽清除干净防止半夜结冰。书中还附上了当时执行侦察任务的一些照片,算相当宝贵的资料。

阿富汗的霍斯特省与巴基斯坦接壤,以山脉为界,这里也是最为危险的地方之一。从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市(哈卡尼武装分子的老巢,该组织是塔利班旗下最残酷无情的叛乱组织)步行到这里只需要半天。

图片 4

2001年9月11日后,特种作战部队在“持久自由行动”和后来的“伊拉克自由行动”中,被广泛持续使用,充当“矛尖(tip of the spear)”。“持久自由行动”开始于2001年10月,由特种作战部队和中央情报局领导的战役推翻了塔利班政府,对奥萨马·本·拉登的基地恐怖组织造成了重大损失。

如果非要细究,所谓First boots on the ground,即9.11事件后第一批进入阿富汗的,应该是代号Jawbreaker的中情局8人特遣小组,人员来自中情局特别行动处特种作战大队(CIA SAD-SOG)和反恐中心。他们携带1000万美元现钞,进入阿富汗北部地区寻找北方联盟这样对抗塔利班的军阀头目及武装组织。影片中出现的中情局人员,即是指该小组,其正式名称为北阿富汗联络组(NALT,Northern Afghanistan Liaison Team)。该小组在9月14日就来到了乌兹别克斯坦,于9月26日乘坐一架尾梁编号91101的米-17直升机,潜入至喀布尔北部的潘杰希尔山谷,见到等候多时的北方联盟代表。并建立了行动基地,与远在美国佛吉尼亚州兰利的CIA总部反恐中心保持通信联络。

Naka谷地的侦察行动再一次证明了即使在高技术战争条件下的今天,men on the ground还是必不可少的。主角一行前往Naka谷地,本是为联军大规模空袭进行战前侦察,找出重要目标并提供激光指示的。因为之前空中侦察的情报显示,Naka谷地存在大量基地组织活动的迹象,而SBS小队到达后,才发现所谓的“恐怖分子每天定时进行不携带武器的体能训练”只不过是村落里中小学的体育课,而“一大群成年人聚集在一起举行某些宗教仪式”也被确认为是当地风俗的一个葬礼而已。SBS的这次行动成功避免了一起针对平民的空袭。这其中,CIA派出的随行人员功不可没,正是随行的熟知阿富汗历史人文风俗的CIA人员对山谷下神秘的葬礼进行了准确的判断,并最终联系指挥中心取消了空袭计划。

自从去年夏天以来,哈卡尼武装分子向这一地区派遣了“死亡小队”,至少在霍斯特省制造了35次袭击和公开处决。受害者包括政府官员、部落首领,以及与美国或阿富汗军队合作的村民。最近,从俘获的叛乱分子手中缴获的一段视频显示,十具尸体被扔在路边。

描绘阿根廷空军掠海攻击的油画,相比阿根廷陆军,其空军的表现可圈可点

联军严重依赖特战部队的做法,后来在“伊拉克自由行动”中变得更加明显,当常规部队从南部向首都方向推进时,特战部队正在西部沙漠夺占关键目标,扮演眼睛和耳朵,提供侧翼预警。此外,当土耳其撤回美军的飞越领空许可后,第3和第10特种大队在伊拉克北部开展行动。当2003年4月联军的入侵完成后,特战部队继续被广泛部署,支持联军在全国的反叛乱行动,不断调整和改进他们的技战术,对抗把路边炸弹或简易爆炸装置作为主要武器的神出鬼没的叛军。

图片 5

图片 6

这一地区属于北约东部地区司令部管辖,简易爆炸装置袭击一直是最频繁的。但是由于美国军队通过巡逻从当地居民那里得到了情报,70%的IED在爆炸之前就被美军拆除了。

“就战斗位置!就战斗位置!这不是演习!”这句话是“谢菲尔德”号驱逐舰的执勤官在导弹撞击前唯一来得及发出的警报。但警报还是来的太晚了。几秒钟后,阿根廷空军掠海飞行的 “超军旗”战斗机发射的“飞鱼”反舰导弹狠狠撞击了驱逐舰的右舷,击中了厨房和前引擎舱之间的位置。地狱般的浓烟和火焰迅速在船内蔓延,不久后舰长宣布弃船。

图片 7

中情局特工在尾梁喷上91101机号的准备工作,曾经有国内航空杂志和论坛说该机号是为了混淆视听,故意模仿解放军陆航部队编号,就差前面标上LH的拼音缩写。实际并非如此,机号本身是为了纪念9.11事件,后两位01是指进入阿富汗的1号机。

图片 8

当巡逻队接近一个砖垒的村庄并准备进入肮脏杂乱的街道时,第1步兵师第6野战炮兵团1营的炮兵指挥官卢克•哈得斯佩斯上尉向队伍中的一个人喊话。

最终,这艘已经没有船员的驱逐舰于被击中的6天后,也就是5月10日,在拖曳过程中沉没,之前的导弹攻击造成了20人死亡,“飞鱼”导弹用这一新闻好好的做了一次广告。这种由法国研发制造的反舰导弹,可以通过海上、空中、地面多个平台发射。战争开始阶段,英国人就获悉阿根廷至少获得了5枚“飞鱼”反舰导弹和5架作为空中发射平台的“超军旗”战斗机。

为了应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威胁,美军特种作战部队的车辆机动作战能力,在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迅速发展。使用战术车辆,特战部队能够在没有援助的情况下长途跋涉。战术车辆增加了特种作战部队的机动性、生存能力、杀伤力和灵活性。除了插入到目标区域,特种作战车辆还可以提供火力支援、警戒部队、快速反应部队、伤员后送功能,与徒步巡逻相比,车辆具有更大的活动范围、速度和有效载荷,可以提供更大的火力和更长的任务时间。与空中插入相比,车辆可以提供更多的安置时间,不会被着陆区或空投区限制,并且通常比直升机更隐蔽。而且战术车辆一般是是特种作战部队编制内的,所以相比飞行器或其他军兵种控制的车辆,不需要额外协调,更能满足需求。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内陆沙漠和山区,许多情况下特种作战机动平台是唯一的即时可用的短途插入方法。从2001年到2010年,特种作战部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90%以上的任务要依赖战术车辆。

图片 9

图片 10

“喂,我要你紧跟着我”,哈得斯佩斯告诉美国空军资深士官布莱恩•瓦尔特斯。

图片 11

特种作战部队的车辆也在不断发展,以满足伊拉克和阿富汗行动的任务要求和不同的威胁。装甲和生存能力与速度和机动的问题已经成为这种发展中最明显的方面之一,特战车辆必须适合在崎岖或多山的地形中作战,同时还要携带足够的火力,以便与数量占优的敌人交火时,可以靠自己脱离险境。

2008年,美国一位画家创作的纪念当时行动的油画

SBS成员在前往Naka山谷的途中

燃烧中的“谢菲尔德”号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1: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美国陆军卢克•哈得斯佩斯上尉正在与美国空军资深士官布莱恩•瓦尔特斯。哈得斯佩斯说空军JTAC所带来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是获得地面作战胜利的关键。

“谢菲尔德”号燃烧的船体验证了“飞鱼”导弹的杀伤性能,特混舰队的指挥官,海军少将伍德沃德,以及他远在伦敦的上级,迫切的需要应对这个致命威胁的对策。

(地面机动车辆——特种部队版早期型。2008年伊拉克,第5特种大队,A级作战分遣队)

CIA SAD-SOG队员与91101的合影

图片 15

瓦尔特斯穿标准迷彩服,拿一把M4步枪,与队伍中的其他士兵没什么不同。但是近距离观察,就会发现瓦尔特斯携带了不同的装备——包括一台多波段 无线电,内置激光指示器的双筒望远镜,用于数字化协调近地支援的“可穿戴式电脑”,一部手持GPS接收器,一个远程操纵视频增强接收器(简称Rover, 可以将飞机上采集的全动态视频传输给地面部队)。

如果“谢菲尔德”号被攻击的当天,英军的“竞技神”或者“无敌”号航母中的任何一搜被击沉,特混舰队将失去至关重要的制空权,登陆行动也将不得不取消。这也意味着一场丢人的失败近在眼前。

特种作战车辆包括个人、轻型、中型和重型车辆。单兵车辆包括军用雪地摩托车、摩托车以及轻型战术全地形车。轻型车辆包括改装商用车辆和可在CH-47和CV-22内部运输的“内部可运输车辆”。中型车辆包括地面机动车辆;重型车辆包括防地雷反伏击车辆。战术地面机动分队的构成将随着条件和需求而变化。典型的可以支援两个海豹突击队排的阿富汗战术地面轻型机动分队,包括4辆GMV和9辆LTATV,外加两名维修人员。阿富汗战术地面重型机动分队包括轻型车辆加上两辆RG33 MRAP,两辆装甲实用型MRAP和六辆MRAP全地形车,外加三名维修人员。

图片 16

SBS在Naka谷地设立的一个OP

哈得斯佩斯要求空军JTAC靠近他只有一个原因:瓦尔特斯是他请求空中或太空支援的直接通道,而在几年前,这种支援只有一级司令部才能得到。如 果感觉自己面临着威胁,瓦尔特斯可以呼叫一架B-1轰炸机在5000英尺的高度进行一次飞越——这种恐吓战术在阿富汗早期任务中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英军推测阿根廷将“超军旗”战斗机不是部署在加列戈斯就是在格兰德空军基地,前者在离福克兰群岛较远的北方,因此可能性较小,而后者位于阿根廷南部,离福克兰大约400英里。因此英军判断后者就是阿根廷空军携带“飞鱼”导弹的战斗机的出发基地。

图片 17

停在潘杰希尔山谷的91101

全书的高潮便是恰拉疆大暴动,Qala-i-Jangi在英语中的意思是fort of war,也就是战争之堡,是临时改成关押外国基地组织成员的监狱。第一次知道这次战斗还是在2001年的新闻节目中,阿富汗北方联盟的战地记者正好拍下了使用加拿大迪产玛科卡宾枪和GPMG对暴动分子进行压制射击的场景。

瓦尔特斯还可以从头上飞过的MQ-1“捕食者”无人机那里下载全动态视频,这可以让陆军指挥官清楚地看到村子周围过来的人。

有趣的是,负责格兰德空军基地防御工作的阿根廷陆战队军官曾在英军进行过交流训练,不仅知道英军作战的基本流程,更是清楚的了解SAS和SBS完成任务的能力和决心。随着战争的爆发,他精明地加强了空军基地的防御以抵御特种部队的威胁。总而言之,格兰德空军基地拥有至少一个海军陆战队旅的守卫,拥有大量的防空武器和肩扛式防空导弹。

(联合战术全地形车LTATV)

而ODA 595准确说是第一批进入阿富汗的美军之一,当天同时进入还有ODA 555。原本美军计划让特种部队与中情局人员在9月14日就进入阿富汗,但种种原因,CIA也未能更快地部署到位,ODA 595所属的绿贝第5特种大队作战兵力在10月5日才开始向乌兹别克斯坦的K2空军基地部署,美军正式发动“持久自由行动”是在10月7日。

图片 18

如果巡逻队遇到袭击,瓦尔特斯可以指引近地支援,协调各种飞机,如陆军的武装直升机和空军的F-16和F-15,甚至可以按照地面上的情况挑选最适合投掷的武器,以及制定交战规则。空军JTAC所具有的这些能力使他们非常受陆军步兵部队的欢迎。

由于不清楚阿根廷人的防御准备,英军指挥官们开始了他们的计划。在仓促的讨论之后,特种部队的突袭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特战车辆配备武器的反装甲能力并不是当前主要问题。除了在“伊拉克自由行动”较短的入侵阶段遭遇过伊拉克装甲部队,还有2001年底前塔利班偶尔会使用装甲车,这两个战区中敌人装甲兵的威胁几乎为零,并且“标枪”和类似的单兵便携系统可以被带到任何地方,对付遭遇的敌人车辆,例如无处不在的“技术”改装车或武装皮卡。现在需要考虑的是,特种作战车辆必须能够在速度或火力上超越潜在对手。它们还必须能够充当移动后勤基地,为特战队员运送足够的物资,以便在战场就地补充,而无需经常使用容易暴露的直升机再补给手段。特战车辆还必须在速度、机动性和防护之间进行必要的权衡——包括装甲、内置的生存系统,如灭火器和爆炸偏转器,以及武器系统。

图片 19

SBS使用GPMG机鎗进行压制射击

“在进入战场时,没有一个地面部队指挥官会对JTAC说‘不’,因为它们完全改变了我们的作战方式,” 哈得斯佩斯解释道,“他们能呼叫来的不只是火力。他们带来的ISR能力至关重要,这也是潜在的恐吓因素。如果我要JTAC呼叫来一架直升机或飞机,那么我 就知道没人会向我开枪了,因为敌人也非常清楚我们的空中力量。这无疑是向这一区域不怀好意的人发出一个强烈信息——在骚扰我们之前,最好考虑再三。”

在赫里福德的SAS指挥官提出了一个相当惊人的,也是和SAS座右铭“勇者胜”相当契合的计划:”天皇行动”,这将是一个与以色列特种部队突袭恩德培(1976年以色列总参侦察营发起的跨国人质营救行动)类似的大胆行动:两架专门改造的c

图片 20

临行前ODA 595队员合影。

暴动开始前,有两名CIA SAD成员在堡垒内对关押的犯人进行审讯,试图通过蛛丝马迹找到本拉登的线索,暴动开始后,其中一人成功逃脱,另一SAD成员mike spann被囚犯围攻,后来被发现死亡,具体怎么死的,因为自始至终都没有目击证人,作者也没给出定论。事发后,作为Qala-i-Jangi附近的QRF,SBS和美军的第五特战群立即前往进行控制。新闻中的SBS英勇作战的画面就是第一天的战斗中拍摄的。其中有几个比较有趣的细节:1.在SBS进驻该地区前,高层为了尽可能保持低调,将SBS常用的路虎突击车给喷成了白色,为的是尽可能向维和部队的颜色靠拢,主角第一次看到路虎时还以为后勤部门错把极地作战版运到了阿富汗。2.基于同样的原因,SBS当时并未携带枪挂式榴弹发射器之类的重武器,后来不得不在局势即将失控时用“来泽曼”工具钳把路虎车上的GPMG给拆了下来(又是来泽曼,各大知名特种部队都给他做了活广告啊)。在GPMG的强力压制下,SBS击退了战俘的多次冲击,但由于毙敌众多,操作机鎗的SBS队员一度情绪低落,认为自己参与的是一场屠杀。

傍晚时分,巡逻队走下村子中一条狭窄的街道,哈得斯佩斯敲响了一间房子的门。通过翻译,他要求与主人谈话——一名阿富汗边境警察高级指挥官。夜幕降临,雾气笼罩山脚,哈得斯佩斯、瓦尔特斯和其他几名士兵与几个阿富汗人坐在一起,讨论这一地区塔利班采用的新战术。

  • 130运输机将搭载SAS B中队在阿根廷空军基地强行降落,然后B中队队员将突袭机场,摧毁他们的飞机和导弹,并杀死其飞行员,这一切都将在下午茶之前完成!

持久自由行动

从左至右按人头依次为:Bill Bennett,Robert Pennington,Paul Evans; Andy Marchal,Steve Kofron,Mike Elmore,Chad J,Pete W,Mark Nutsch,Steve B,Vincent Makela,William Summers

图片 21

突然有一个阿富汗人注意到了瓦尔特斯的手持GPS,当明白了这个设备的用途,这个阿富汗人要求确定一下他们所在位置的坐标。哈得斯佩斯立刻警觉起来。

图片 22

荒凉的山脉,崎岖的沙漠平原和肥沃的河谷,为部署在阿富汗的特战部队地面机动带来了独一无二的挑战。根据他们的角色和具体的作战需求,特战队员可能需要在各种地形混合条件下使用他们的车辆作战,每种地形都会给轮式和履带式车辆带来独特的危险。例如,在理论上,沿河流支流和灌溉网络分布的“绿色区域”需要更小、更轻、更紧凑的车辆来通过常见的狭窄道路和小径,并降低陷入沼泽的机会。但实际上恰恰相反,这些“绿色区域”很容易被使用重型班组操作的武器和/或简易爆炸装置的对手伏击,因为这里具备自然的掩护和掩蔽。面对这种伏击威胁,部队可能需要使用更多的重型装甲车辆,例如英国赫尔曼德战斗群使用的维京履带式装甲车,或美国陆军SBCT和第75游骑兵团部署的斯崔克轮式装甲车。同样,在阿富汗东部和北部的山区,诸如塔科马或希尔克斯商用皮卡之类的车辆比HMMWV之类的宽轴距车辆更容易成功地通过常见的危险小径。毫无疑问,这些民用设计的皮卡不具备HMMWV、苏帕凯特或类似专用平台的有效载荷、装甲、通信或武器系统,但是在战场上有必要做出妥协。

如影片中所描述,10月19日夜间,ODA 595的任务搭载第160特航团的MH-47支奴干直升机,飞越兴都库什山脉,进入马扎里沙里夫以南约75公里的Dehi与杜斯塔姆领导的乌兹别克武装会合。ODA 555则是进入潘杰希尔山谷,与中情局人员会合,支援当地的塔吉克武装。

图片 23

“他为什么要知道这个?”哈得斯佩斯问道,之后他告诉瓦尔特斯给他错误的坐标。这对现代反叛乱战争中的技术力量来说也是一种提醒——一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事,例如GPS坐标,可能意味着生死一线。

1976年以色列千里奔袭乌干达成功解救人质,成就了一个经典的反恐怖战例,图为行动前准备阶段,黑色奔驰车用来伪装成乌干达总统阿明的座驾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尽管大多数人无法从陆军巡逻队中找出JTAC,但是他们的作用却是显而易见的,使得空中力量和地面部队的融合达到了空前水平,并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军方执行反叛乱作战的方式。

这一轰轰烈烈的计划有一个小缺陷:没有人对格兰德空军基地有丝毫的了解,比如飞机停在什么地方,“飞鱼”导弹又被藏在什么地方,飞行员睡在什么地方,谁负责保卫基地,用什么样的装备?

(“平茨高尔”特种作战车SOV,2005年,阿富汗,新西兰特种空勤团NZSAS)

现实中与杜斯塔姆合影的ODA 595指挥官Mark Nutsch上尉,电影中演员Chris Hemsworth饰演的Mitch Nelson原型人物

图片 27

尽管传统经验表明阿富汗的COIN作战应当是一场步兵的战争,但是在那里区分敌人都一直是个挑战,冲突的本质要求美国空军和陆军进行密切协同。所以在执行一些高风险任务时,如果没有JTAC所带来的各种能力,陆军指挥官将会犹豫。

对于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没有人能够提供足够的答案,以使这项大胆的任务取得成功。必须首先投入一支侦察巡逻队。这次侦察行动被命名为”葡萄干布丁”行动。

除了这些自然环境挑战外,还有来自战场遗留地雷的人为危险——反坦克和反人员地雷——以及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简易爆炸装置。根据Halo Trust扫雷慈善机构的说法,在苏军与圣战者的战争,还有随后的阿富汗内战中,估计布设了250000到400000不等的地雷。一些雷场被正确地记录在地图上,或者后来被苏军的战斗工兵保护起来,但大多数都没有。

图片 28

着便装、使用加拿大C8卡宾鎗的SBS

“过去十年的冲突造成了这些转型,美国空军为满足地面部队指挥官的需要而组织专门的力量,这是前所未有的。考虑的是他们的胜利标 准,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效率标准,”驻阿富汗第9空天远征特遣部队指挥官、美军驻阿富汗空中力量副指挥官陶德•D•沃尔特斯少将说,“我们增进陆军指挥官对 空天部队了解程度的主要方式就是我们的JTAC网络”。

这个行动将需要两支SAS的4人侦察巡逻小组,一个组将对格兰德进行侦察,另一个组则负责侦察北边的加列戈斯,以确保战斗机和导弹确实不在那里。

此外,成千上万的由米-8直升机空中布设的地雷从未被标记过,尽管其中大多数是反人员型号,如臭名昭着的PFM-1“蝴蝶雷”,但它们对联军徒步巡逻队和民用车辆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2016年,当时已是少校的Mark Nutsch(中)参与Horse Soilder雕像举办的9.11纪念活动,如今他已退役。最右是电影原著Horse Soilders作者Doug Stanton

图片 29SBS与5th SFG在一起图片 30SBS成员,数年后死于塞浦路斯的坠机事故

由于唯一适合执行投送任务的常规潜艇还在北边,所以潜艇投送的计划被排除在外,从智利出发陆路潜入的计划由于法律上的问题也被排除,伞降渗透的计划由于缺乏长航程的C130运输机也被否定了,最终侦察小组只能计划通过直升机投送。

地雷也有助于叛军制造简易爆炸装置。虽然简易爆炸装置的大部分爆炸物来自未爆炸或抢夺来到的炮弹和迫击炮弹,以及传统的硝酸铵基肥料,但塔利班也经常回收地雷,从地雷里提取用于简易爆炸装置的爆炸物。通常,几个地雷将通过“菊花式链”连接在一起并,通过引线或压力板引爆。

图片 31

本文由巴黎人-火力无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美军特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