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的委内瑞拉陆军特种作战学校(西班牙语,成为

- 编辑:巴黎人登录 -

的委内瑞拉陆军特种作战学校(西班牙语,成为

电影《冲出亚马逊》上映已过去14个年头,里面猎人学校的残酷训练给很多爱好军事的朋友留下深刻印象,原型人物解放军空降兵扈华国和王亚林的传奇经历,很多人也应该是耳熟能详了。而猎人学校究竟是什么性质,仅凭中文报道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新华社和《解放军报》的大量关于委内瑞拉“猎人学校”的报道,由于翻译上的缘故,很难让人了解委内瑞拉特种部队此学校的真实情况。比如,无论是用西班牙语,还是英语hunter school去搜索,通常是一无所获。本文即为笔者就该校情况做出的一些考证,简要地说明一些中文媒体上不曾出现过的内容,解释一些一直以来的疑惑。外语水平和考证能力有限,仅供参考。

这是一场死亡追击,子弹从耳边“ 嗖嗖”划过,炮弹在周围四处开花。队员们体能消耗已经达到了极限,有人开始呕吐摔倒。王亚林一马当先,越过两米多宽的壕沟,登上50米的山坡,向目标猛扑。突然,一根青藤将他绊倒,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头部受了伤。随军医生发现后问他:“你需要治疗吗?”王亚林摇摇头。因为纪律规定,因受伤48小时不能集训,将作为自动放弃而被淘汰。当他以惊人的毅力追到目的地时,才发现指挥官“猎人”手握报话机,独自站在那里。原来,这一切只是高强度体能集训开始的小小序曲。

  三级军士长殷远,在进入“雷神”突击队前曾是伞训教员,拥有6种伞型400多次跳伞经验。殷远的军旅之路上有着辉煌的经历:在2008年抗震救灾的行动中,他作为“空降兵十五勇士”之一,冒着生命危险伞降茂县,为传出震中灾情起了关键作用。2009年,曾担任全军特种部队跳伞骨干高空翼伞集训教员。

图片 1 冷代君(后排左一)与教官、队友合影。照片由作者提供

图片 2

视频度盘

一个月的强化集训是残酷的,甚至是“惨无人道”的,一些原来斗志昂扬的外籍学员退缩了,一名外国海军陆战队队员竞在睡觉时故意从高低床上摔下,造成大腿骨折,逃脱了他称之为“死亡地带”的集训生活。除王亚林和住医院的扈华国外,所有外籍学员都被淘汰回国。

  近似实战的演练,在“雷神”突击队也是家常便饭,目标是锻造一支能“达到一切地域、夺占一切先机、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对手”的过硬突击队。“中国空降兵,好样的!”这是“猎人”学校教官的最高奖赏。

  “‘地狱周’训练还有吗?”王亚林问。

前言

由于美国采取募兵制,所以军队对于军官、士兵的权利利益也较为重视,单位内若有某种特殊工作的需要,会征求甄选人员意愿是否参加训练。即使有意愿参加一些挑战性的课程,如游骑兵、战斗潜水员等,则必须视单位任务状况及需求,由单位主官裁量是否批准,而“特种作战训练课程”却是比较特殊的一种训练。美军规定,若是单位内有人要报名参加特战训练课程时,则单位不得因任何原因阻挡其报名参训;但凡是取得“绿扁帽”资格的人员,必须在“特种部队”中服役满两年以上才可以申请调至其他单位。因此参训人员来自陆军的各个单位,有作战部队、后勤部队,甚至医院的行政军官。“据法新社2017年7月26日报道称,美国陆军肯尼迪特战中心学校发言人梅洛迪·福尔肯伯里少校说,在取消不让女性参与战斗岗位的禁令后,“她们是首批被选中接受特种部队评估的女性””。但不知后续情况如何,是否通过训练考核或者是否去特种部队服役还尚未知晓。

一般来说,参加受训的人员,军官大多上尉以下,士官大多是上士以下,也有少数士官长参加,几乎所有参训人员都有备而来,他们的心态就是来获得“绿扁帽”资格,所以大家都事先做好了心理及体能的调整,并想方设法对课程的内容资料做准备,也尽可能自我充实,以期能够顺利通过最苛刻的考验。

约翰·F·肯尼迪特战中心&学校训练课程极为保密,很少有媒体记者能够将其训练流程做详细介绍,且训练课程不定期进行改进,不像游骑兵学校,其受训条件、测试标准及课程和所需准备清单都在网上予以公布,让游骑兵训练的挑战者可以事先做好完善的准备。

所谓“猎人学校”,实际上是指代号“安德烈斯·罗哈斯将军/师”的委内瑞拉陆军特种作战学校(西班牙语:Escuela de Operaciones Especiales General de División Andrés Rojas)。在委内瑞拉官方的西班牙语报道或公文里,找不到关于该校“猎人学校”的绰号或代称。至于为什么中文的官方媒体要把它翻译为“猎人学校”,这个要问当初的官方译者或是去受训的解放军战士。本人只能猜测几个原因:一是委内瑞拉早期的特种部队多为营级单位,称为“猎人营(batallones de Cazadores)”,士兵被称为“猎人”;二是在特种作战学校的训练中,有两类课程,一个被称为“猎人模块”,另一个是“特种部队模块”,“猎人模块”类似美军游骑兵学校的游骑兵资格;三是进入该校的学员都会被编号,然后会被教官叫“猎人XX”,培训结束后会有猎人称号。

美国国旗悄然落下,意大利国旗也不再升起。学校操场的旗杆上,只有中国国旗和举办国委内瑞拉国旗在高高飘扬。

  “中国朋友,欢迎来到‘猎人’学校!”袭击停后,一名委内瑞拉少校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进入了实训阶段,接受挑战吧!”

  那天凌晨4点,他和队友们操舟赶往30多公里外的上岸点。上岸后,扛独木舟在海岸线上行军35公里赶往集结点。刚到集结点,他们就被橡皮艇拉到海中,在距离海滩5公里处教官命令:“游回去!”冷代君奋勇当先,第一个到达目的地。

图片 3

图片 4委内瑞拉陆军特种作战学校大门

“每次经过学校荣誉墙,就忍不住驻足观看,两位前辈的名字就刻在上面。我一定像你们一样,为祖国争光!”冷代君说。

  “猎人”学校每年举办一届专门进行特种作战训练的国际班,学期一般为半年左右,主要为友好国家培训特种作战队员。这所学校的训练特点是,一切从实战出发,设计和制造各种难以想象且超越极限的境况和困难,培训特种作战时所需要的体能、技能、战术,更重视磨炼人的超常意志。

  1999年,中国军人王亚林、扈华国远赴委内瑞拉,参加“猎人”学校特种集训,成为仅有的两名完成残酷训练的外籍军人,让五星红旗在异国他乡升起。他们的事迹被拍成电影《冲出亚马逊》。

课程介绍

美军特种部队及“绿扁帽”基本战术编组运用通常是12人为一组的分队模式,包含军官2名,士官长1名,情报士官长1名,武器士官2名,通信士官2名。习惯称之为ODA(operational detachmeng A)或 The team A。

A分队成员编组介绍

带领全队执行任务,并负责与上级沟通协调

协助队长带领小队;队长不在时接替队长任务

指导、监督小队一切教育、训练及作战事宜,由优秀的绿扁帽升任。

搜集所有作战、任务区情报资料,并整理研判,同时在任务准备中心分配队员各任务部署表,由优秀的绿扁帽通过情报课程后升任。

队内武器专家,精通各种轻重武器;同时是对内武器火力顾问,提供火力配置、弹药需求等意见。

地雷、诡雷设置与制作;具备基础房屋建造,各种建筑物结构原理以及爆炸物的使用。

从事医疗专业1年以上,具备简易手术能力,同时掌握队员健康情况,队内医疗顾问。

负责小队对外通讯,包括讯息的传输,熟悉各种通联手段。

受训学员一律将身上的名牌、军衔揭掉,在制服上缝制白布条并编号,每人配发一只与真枪同重量的橡胶枪,只要出了宿舍就必须以提枪快跑的形式行进,否则就被会教官训斥和扣分,即使是上厕所、洗澡亦不例外。

训练课程主要为四个阶段:

一、selection选拔阶段

本阶段3周,训练场位于布雷格堡的麦格尔营,主要进行体能测验、障碍、地面引导、人格品德操守评定等。

地面引导:携带rubber duck及50磅装备,凌晨1点钟出发,利用指北针在密林中寻找四个定位点,通常约20-25英里,要求在10时前完成。不得走捷径,不得与其他学员交谈,其实也根本遇不到,不得携带6寸以上刀具,不得使用灯光,若紧急情况则设法走到附近民居,释放携带的照明弹求助。本阶段仅限美国学员参加,外国学员不需参加直接进入第二阶段。

此阶段的训练目的就是对学员的基本测试,并没有特种作战专业的训练,但即使如此也有近30%的人员被淘汰。

二、SUT战术训练阶段

本阶段45天,同样位于麦格尔营,此阶段学员与第一阶段不同,将学员以小队形式分组,其用意是将军官平均分配与各队中,以利于考核军官的领导能力,还有士官的岗位也适当的做了调整,使每个人都能够轮流的担任小队的不同岗位,以熟悉各项任务。

在开始的两周内,着重加强单兵地面引导能力训练,而后开始小队训练,主要以突击、伏击、骚扰、破坏等作战任务,来考核每名学员的基本战斗素养。初期训练时,教官会针对部队的运动能力、渗透、各种岩体利用、接敌交火等小队战术战法做指导介绍,其中夹杂了空、海降复训,此后正式开始考核各岗位的战斗技能。

在队长接到作战命令后,位任务准备中心,开始作战任务准备工作,队长负责作战计划的拟定,各岗位根据任务进行相关资料搜集,制作沙盘和各项装具准备。准备中心阶段完成后开始为期三天两夜的演习。

演习的任务,也许是伏击某路段通过的敌军,以获取上级所欲知的情报需求;也可能是突击某个固定目标,完成破坏的目的;当然也有对特定目标实施侦查科目。如此数次的演练,小队内各岗位进行轮转,学员也都参与不同任务的领导与计划制定,因此教官可对学员进行充分的考核。

第二阶段训练进行枪械射击,夜间使用照明弹的火力集中射击训练,近身格斗的教学及验收,使用直升机做紧急吊挂撤离,基础城市战斗及CQB训练,还有美军特种部队一些特殊装备介绍与使用。但是在此阶段所学的,基本上仍是类似美国陆军班、排理念的战斗技能,并不算上是特种作战训练课程,主要目的在了解与考察学员是否为合格的战斗员,并对学员的体能及心智也加以磨练,让学员了解到若想成为特种部队的成员所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然而此部分课程却仅有1/2的学员能够通过,因此很多学员在此阶段无法通过。

图片 5

三、MOS专业训练阶段

第二阶段合格的学员在离开麦格尔营后即赶往训练中心&学校报到,根据专业特长进行分专业,军官统一进行分队指挥官课程,士官则分别进行“情报作战”“兵器”“工兵”“通信”“医疗”等五大专业训练,换言之,此时就是即按ODA的实际编组进行训练。

特种作战分队训练课程名为“Special force Quanlification courses”,简称“Q course”,参加“Q COURSE”的学员必须具备基本伞训资格。

由于此阶段各专业不同因此时间不同,军官、武器士官、工程士官训练期一般为三个月,通信士官四个月,而医务士官则长达一年,在此仅介绍军官课程介绍。

军官 “分队指挥官的资格认定课程”(Special force detachment officer qualification courses)主要进行分队任务、战术战法、行动准备、特战部队的基本组成、特战部队历史沿革等,当然也介绍了各队员的任务及职责,如何带领队伍在异国执行协防任务的技巧与组织防御、作业程序与规定,课程中也配合了任务实际进行再回到Camp mackall实施为期两周的封闭式训练,并将做拟定的作战计划书供教官考评,第三阶段实情而定,不过大约也有1/5的学员被淘汰。

特种部队主要履行7种任务:直接行动、非常规战争、反恐作战和信息战。这些任务使得陆军特种部队成为美军中独一无二的单位,因为他们的行动贯穿和平、冲突与战争这三个行动的不同时期。

SF还经常需要履行非主要任务以外的其他的任务,战斗搜索和救援、人道主义援助行动。

第三阶段的训练,因涉及国家涉密的课程,所以会有部分课程不允许外国学员参加,某些不公开的课程也会要求学员签订保密协议,不得将课程内容泄露。

四、Robin Sage

本阶段训练约5周,通过此阶段的学员即有资格带上象征特种部队的绿色贝雷帽了。训练在Camp Mackall进行,此阶段训练按照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分队编制,每名学员均在自己本专业岗位进行训练。

此阶段的前三周课程是特种作战分队的标准作业程序训练,主要内容:

与反抗军/反政府武装领袖的谈判沟通技巧与接触会晤。

引导空中载具实施空投补给作业程序;计算风速对各型装具着陆的影响。

分队长期处于境外任务状态的各型作业规定及当地人员接触原则。

其他课程:如各型家禽家畜的宰杀等。

实际上,课程安排与训练的一切都是为了最后两周演习准备的。而为期两周的演习的主题是分队奉命前往“松树岗”协助当地反抗军,推翻美国所不支持的军事独裁政府。首先分队必须背负110磅的装备,以“空中渗透”的方式进入,再通过“陆上渗透”进入接应点,并通过当地人员的协助,到游击队基地与反抗军头目会面。

反抗军头目基本上对美军持不信任态度,因此会进行各种刁难,而此时如何取得其信任与让其接受分队的协助就必须需要分队长的协调能力。在这两周内分队与当地游击队一起生活,并发挥其专业特长,协助游击队进行突击、伏击、破坏、爆破等内容的训练。同时也必须及时提出空投补给的申请,并引导空投作业和设法取得空投物资,也有由当地人员送来家禽家畜,分队队员自行宰杀料理。

总之,在这两周之内可以说是各种状况连连不断,一再的考验分队成员的智慧与专业技能,直到最后实施一次大规模突击任务,终于将不受人民受欢迎的军事独裁政府推翻,完成了分队的最终任务,在此阶段有近1/5的人员将被淘汰。

在完成上述四个阶段之后,接下来就准备参加毕业晚会,准备成为“绿扁帽”成员了。在餐会上学员们分别坐在代表各特战部队的椅子上,享受相互的道贺,也接受来自各个特战部队代表的欢迎,最后进行绿扁帽仪式。

实际上,通过“Robin Sage”的学员还算不上一个真正的绿扁帽,他们还必须通过SERE学校的考验(SERE school:survival、evasion、resistance、escape四个单词缩写,因课程内容包含囚犯审讯等专业保密课程,因此外国学员不得参训),以及语言学校的训练(美军特种部队分布世界各地,因此绿扁帽队员必须学会第二甚至第三国家语言,以利于各项任务的顺利进行),完成了上述所有课程,才算真正的通过Q COURSE的训练,也才能够分到各特战部队中服役。 而在服役之后更有接连不断的进阶课程等着他们去通过,如此算来一个真正成为绿扁帽资格的学员至少承受了十个月以上的训练,因此对于能够结业的学员当然得到了无上的光荣与骄傲。

图片 6

视频截图可以看到越障中的士兵背后机枪扫射,子弹打在沙土上飞起的阵阵烟尘

图片 7

  10月14日晚,委内瑞拉东部某山区,夜色如墨,一辆卡车载着这批中国军人在崎岖的道路上疾驰。突然,公路两侧响起激烈的枪声,卡车猛一个急刹。“下车隐蔽!”“雷神”突击队队长杜志辉本能地大吼一声,队员们迅速行动,但终究没能躲过催泪瓦斯的袭击。霎时,队员们个个涕泗满面,无法睁眼,就连呼吸也感到困难。

  “每次经过学校荣誉墙,就忍不住驻足观看,两位前辈的名字就刻在上面。我一定像你们一样,为祖国争光!”冷代君说。

其他相关

SFG含三个特战营FOB,一个特战营有三个特战连FOC,一个FOC有六个ODA,一个ODA含一个专司水下渗透任务的潜水分队和一个专司高空渗透跳伞任务的伞降分队。

图片 8受训中的学员

结语:

  令队员们终生难忘的是第一阶段最后一周的“魔鬼训练”,也被称为“地狱周”——他们先要携带重约40公斤的武器和装备连续行军7天6夜,总行程约200公里。其中,需穿越草地、河流、原始森林等不同地形,还必须完成河道运送、解救人质、转移伤员、弹药给养输送、军事地形、隐蔽行进等多个科目训练和意志“磨炼”。

  “有,每天凌晨4点被扔到冰水池中,随后穿着冰冷的衣服出操……”冷代君说,只要一睡着,不是被瓦斯呛醒就是被扔到水中,每天靠进食补充的热量还不足消耗量的10%……

美国陆军约翰·F·肯尼迪特战中心&学校校建于1952年,位于布雷格堡,同时也是美国空降部队、特种部队大本营。该校主要进行特种作战的训练、指挥官的发展、作战条例改进与个人对

委内瑞拉陆军特种作战学校成立于1981年,位于委内瑞拉北部苏克雷州蒙特斯市。中文很多报道里会说该校位于亚马逊丛林深处,实际这个地方位于委内瑞拉北部靠近加勒比海,在南部亚马逊地区的可能是该校的一个训练基地,也有可能是委内瑞拉丛林战学校的训练场地。上段提到该校有两门课程,一是“猎人模块”,培训时间持续四周;二是“特种部队模块(西班牙语:Módulo Fuerzas Especiales)”,培训时间为四个月,并且之前必须取得“猎人模块”资格。训练科目包括爆破,潜水,狙击,直升机机降,跳伞,侦察渗透等等。该校虽然是陆军学校,实际承担委内瑞拉全军特种作战培训。并且该校常年培训外军学员,主要来自南美,曾经也有来自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北约国家学员,亚洲地区唯一去此培训的只有中国。学校有一句名言:“这里是培养意志最坚定和身体最坚强的特种作战士兵的地方!”

委内瑞拉“猎人学校”(以下图片均来自网络)

  受“海豹”启发成立“雷神”

  “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弃,因为你代表的是中国!”王亚林和扈华国叮嘱冷代君。冷代君说,每天10公里晨操途经中国会馆,华侨们看到他都自发跑来加油,听到熟悉的中国话,他顿觉浑身充满力量。

该校主要进行特种作战的训练、指挥官的发展、作战条例改进与个人对特种作战的建议。开设了70多个 课程,其中包括:评估和选拔课程、合格课程、心战课程、民事课程、高跳低开、高跳高空伞降课程、水上活动课程、潜水课程、狙击手课程以及求生、逃避、抗拒审讯与逃脱课程等。

2014年该校一次结业仪式上,汇报表演的委海军陆战队第8特种作战旅士兵

集训期内,所有学员将成为没有姓名、只有代号的国际反恐怖战士。扈华国是8号,王亚林是2号。他们的最高指挥官代号是“猎人”。

  3月初,中国军网刊发的一则图文报道在各大网站火了一把:中国特种兵里的特种兵——“雷神”突击队亮相南美亚马逊密林,正接受魔鬼训练。图中有武装泅渡,有夜间奔袭,有空中飞越……一张张照片,或透着神圣与神秘,或彰显刚性与力量。

  15年后的大年初六,已是中国空降兵部队侦察处副处长的王亚林,和已担任空降兵学院学员队队长的扈华国因为任务再次相聚。他们连线正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雷神”突击队排长冷代君,鼓励他为祖国争光。

美国陆军约翰·F·肯尼迪特战中心&学校校建于1952年,位于布雷格堡,同时也是美国空降部队、特种部队大本营。

该校以及委内瑞拉特种部队之前和美军的联系实际颇为密切,主要是因为委内瑞拉在1963年就成立了特种部队,如本文第一段讲述,当时被称为“猎人营“。从1963到1967年一共成立了13只猎人营,用来反游击作战,对付各种派别的反政府游击队。而这些部队的培训方就是常年在南美搞FID的美国陆军第7特种大队,以及已经撤编的第8特种大队。学校成立之前,一直有多个特种作战培训班,直到学校成立,此地一直是美军特种部队在南美的一个活动以及培训据点,所以逐步发展成为了很多外籍学员的培训目的地。后来美委关系恶化,美军也早早撤离,但时至今日,其训练和作战模式还是沿袭美军。

10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教官用汽艇把王亚林送上一个荒无人烟的孤岛,只给他一把砍刀、一只鱼钩,便驾艇离去了。

  据悉,“雷神”突击队的成立竟然和“基地”头目本·拉登被消灭有关。

编制情况

学校下辖一个“训练大队”,特种作战相关专业的全部训练由该训练大队指导进行;一个“士官学院”;一个“联合特战医疗训练中心”

训练大队下辖四个指导训练营。

第1营指导进行总共6个阶段的SF训练中的其中4个阶段:第Ⅰ阶段,为期三周的特种部队评估和选拔过程;第Ⅱ阶段,小型单位战术训练;第Ⅳ阶段,非常规作战训练,被称为“圣人罗宾”;第Ⅵ阶段,生存、脱逃、抵抗和躲避训练。

第2营教授武器方面的先进的特种作战技能;军事伞降技能和水下战斗技巧。他们同时也教授特种部队准尉课程和18F军事职业技能,或者特种部队情报军士课程。

第3营指导第Ⅴ阶段的特战训练——语言训练。另外,该营还负责民事和心理行动的训练,同时指导一个大范围的地域研究计划。

第4营指导第Ⅲ阶段的SF训练,包括:武器、工程、通信和医疗军士的课程和军官资格课程。

士官学院主要是在士兵提升到指挥位置前进行教育,也就是岗前培训,所有陆军的SOF,包括特种部队、民事部队、心理战部队的士兵提升,都需要进入该院深造。士兵在此接受的训练包括:领导技能,军事研究,资源管理,有效的通信、作战与情报处理能力,非常规作战,作战计划的制定,心理战和先进的军事职业技能。

联合特种作战医疗训练中心的任务,是为包括游骑兵和海军海豹在内的所有美军的SOF提供战斗医疗训练。

支援营由29个不同的战斗服务支援MOS组成,该营通过后勤、管理、运输和设备管理支援方面对该校的训练营进行支持,提高训练质量。

图片 9

所谓猎人模块和特种部队模块,不是并列关系,而是先后继承关系,而且称谓也不是模块,应该叫curso——课程的意思,九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初叫CURSODECAZADORES就是猎人课程,后来改成CURSOINTRENACIONLDEFUERZASESPECIALES国际特种兵班,还有一个较低级的类似预选的课程貌似叫CURSODECARIBE,字面是加勒比课程的意思,图三中那张可能就是,因为该课程中有女学员而特种课程中没有,而且不会有学员在胸前留有军中和姓名符号。

作为首次出现在国际特种训练场的中国特种兵,王亚林和战友扈华国在南美丛林委内瑞拉“兽营”训练场大显身手,经历了高浓度瓦斯毒气、孤岛上独自求生、在真枪实弹的火力追逐下通过100米障碍等近乎野蛮残酷的集训,成为兽营里唯一坚持到最后的外籍军人,夺得了5个第一,2个第二。五星红旗在异国军校上空高高飘扬。

  但对于中国空降兵来说,这一切并不陌生。早在1999年,空降兵某部两名年轻的中尉扈华国、王亚林曾来这里参加集训。面对30多道难关考验,他们以钢铁般的意志和过硬的军事素质,成为集训班仅有的两名完成全部训练科目的外籍学员。后来,就是以他们两个为原型,拍成了电影《冲出亚马逊》。

考核制度

每隔阶段都有两名教官负责评比考核,他们长时间与学员们在一起,观察学员是否合格,每次大的任务之后,更有学员之间相互考核制度,弥补教官不在场的情况下记录学员的表现,也是学员处理人际关系的重要一项。这个做法让每个参训学员无时无刻严格要求自己,每件事每个人都用最高标准去完成,将自己潜能不断激发出来。

每个阶段中都有理论测试,学员们要不断的学习充实自己,才能通过最后的测试,每个阶段的训练若有学员脱离训练8小时无论任何原因都将不得继续参加训练,只能下次再来。在课程中若学员犯了严重的错误或教官认为学员不适合成为一名绿扁帽,教官可以随时以会谈的方式,给与退训或永不的在参加训练处罚。

每一阶段结束后,教官都会对每一位学员进行一对一的面谈,告诉学员在训练中的成绩及表现,并指出学员的优缺点,以及宣布能否进入下一阶段的训练,或者下次再来或者永远不得参加训练。

视频中可以看到,教官们设置了两处机枪阵地,用M240机枪扫射对学员形成干扰。

没有烈士只有英雄——扈华国

  用瓦斯“欢迎”参训队员

本文由巴黎人-重磅热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的委内瑞拉陆军特种作战学校(西班牙语,成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