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角洲队员进入南边那栋,另外4枚则是温压手雷

- 编辑:巴黎人登录 -

三角洲队员进入南边那栋,另外4枚则是温压手雷

Hollenbaugh 在不同的位置穿梭开火,独自一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抵挡蜂拥而至的敌军……

6名三角洲队员和40名陆战队员共同对抗300多人的敌军

他出生于一个自美西战争起就有参军传统的军人世家,他曾经被三次提名荣誉勋章,他一度有望成为奥迪墨菲式战争英雄兼好莱坞明星,他就是被NBC认为是现代最负盛名的美国军人罗伯特

《Seal Team》从名字上看是海豹突击队,实际上片中的主角们仍然是海豹六队队员。

首先感谢dieeasy同学的辛勤翻译,才得以让这个本已经太监的系列继续下去!投身战火即使不得不耐心等待参加全球反恐战争的机会(三角洲是9/11以后JSOC派遣到阿富汗的第一支SMU),DEV

图片 1

编译:puredieeasy

他出生于一个自美西战争起就有参军传统的军人世家,他曾经被三次提名荣誉勋章,他一度有望成为奥迪墨菲式战争英雄兼好莱坞明星,他就是被NBC认为是现代最负盛名的美国军人罗伯特 L.霍华德上校。

着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 2

节选自:Relentless Strike: The Secret History of 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作者:SeanNaylor

节选自:Relentless Strike: The Secret History of 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作者:SeanNaylor

图片 3


首先感谢dieeasy同学的辛勤翻译,才得以让这个本已经太监的系列继续下去!

采编、翻译:dieeasy


罗伯特 L.霍华德,1939年7月11日出生于阿拉巴马州欧佩莱卡市一个从军人世家,他的父亲和四个叔叔作为伞兵参加了二战,他们中有两人阵亡,其余三人在战后死于伤病,霍华德和他的姐姐靠采棉花维持生活,艰难的生活使他更加礼貌和谦逊,高中时候的他成为一名明星橄榄球运动员并拿到了全额体育奖学金,但是他选择和他的父辈一样参军服役,1956年17岁的霍华德加入美国陆军,先后服役于101空降师第1旅327步兵团第1营,第5特种作战群以及驻越军事援助司令部研究观察组,1965-1973年期间,他一共被五次部署到越南战场,其中大部分时间都服役于MACVSOG.

《Seal Team》从名字上看是海豹突击队,实际上片中的主角们仍然是海豹六队队员。像片中出现的“Tier-1”以及新兵的“绿队训练”都是六队专属的,因此免不了要跟今年另一部同题材的《SIX》对比一下了——


图片 4

当 MSG Don Hollenbaugh 听到北面300米处的清真寺尖塔中传出来的祈祷声时,天色依旧漆黑一片。这种萦绕心头的声音令三角洲队员感到不安。“这不会是美好的一天,”他警告了跪蹲在身旁的SSG Dan Briggs ——一名28岁的三角洲军医,此时他们在费卢杰西北处的一个街角。“之后可能很快就会有麻烦了”。

据霍华德的弟弟,同为越战老兵,两枚紫心勋章获得者的史蒂夫回忆,在霍华德第一次部署到越南的时候,被子弹擦伤了脸部,在医院救治的时候,恰逢林登约翰逊总统和着名演员约翰韦恩在医院慰问,约翰逊总统提醒约翰韦恩注意霍华德长相不错,约翰韦恩表示想让霍华德参与到他即将开拍的电影里,霍华德因此得以在约翰韦恩的《绿色贝雷帽》里担任空降教练。当时,着名的二战英雄兼好莱坞明星奥迪墨菲也试图说服霍华德投身演艺事业,约翰韦恩、奥迪墨菲和霍华德兄弟俩还曾一起前往纽约为电影《绿色贝雷帽》造势,霍华德在约翰韦恩的另一部电影《最长的一日》里也出演过并进行了跳伞。不过最终,霍华德为了加入SOG,决定放弃他的演艺生涯。

图片 5

投身战火

(接上文:以寡敌众 —— 在费卢杰的三角洲与陆战队

图片 6

称呼霍华德为传奇可以说毫无夸张,比如一次他在基地吃饭的时候,两名北越游击队员骑着一辆摩托车向他们投掷手榴弹,当其他人寻找掩护躲避的时候,霍华德从一名目瞪口呆的守卫手中夺过一把m16步枪,熟练的单膝跪地击毙摩托车驾驶员,然后追击了另一名游击队员半英里,并成功杀死了对方。而在一次夜间行动中,他和他的侦察队员埋伏在老挝境内的一条高速公路旁,当敌军车队驶过时,他像一名牛仔甩动套索一样将一枚阔剑地雷甩到了挤满敌军的运兵车上并引爆了地雷,巨大的爆炸在丛林上空看起来非常显眼,他随即立刻呼叫空中火力,从天而降的炸弹将整个北越军车队摧毁。

图片 7

即使不得不耐心等待参加全球反恐战争的机会(三角洲是9/11以后JSOC派遣到阿富汗的第一支SMU),DEVGRU也在战争前期的若干主要行动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这些行动让我们得以一窥海豹六队的英雄主义表现和一些悲剧的发生,同时,英雄主义和悲剧也将在未来十年一直伴随着六队的发展。

看见手雷滚到了遮阳篷下后,已经受伤的 Boivin 跳下楼梯,撞到了 Zembiec 和他的无线电操作员。而在手雷爆炸前,Hollenbaugh 刚好有足够的时间蹲在楼梯间的墙壁后面避免炸伤。他注意到这次的手雷和前两次的手雷大概都是从同一个位置扔过来的。随后他从自己防弹衣上的弹药包中拿出一枚手榴弹,一边向屋顶那边走去一边拉开了插销。“大概走了四分之三的路程我就松开了手榴弹的握片,数一、二、三,然后把手雷扔下去来炸那个家伙。”他回忆道,“之后就再也见不到手雷扔过来了,不过你也不知道。”之后他快速在屋顶上兜了一圈,从一个射击孔到另一个孔,用M4朝他看到的目标和疑似敌军出没的位置打了很多枪。之后他回去检查 Boivin 的状况,而后者正坐在楼梯口,用手扶着头,“Larry,你还好吧?” Hollenbaugh 喊道。“是的,Don,我没事。” Boivin 轻声回答,但他的脸色很苍白。原来之前包扎好的绷带已经松动,导致他大量失血。Hollenbaugh 用新的Kerlix绷带盖住了伤口,这次他更加小心谨慎,将绷带绑得紧紧的,以至于 Boivin 担心它可能会压伤自己的头骨。

Staff Sgt. Dan Briggs

图片 8

年初被挂羊头卖狗肉的《SIX》恶心了一把后,对这个宣传上不怎么出彩《Seal Team》本来不抱太大希望,但是看到现在意外地感觉不错,值得一追。

在2001年11月25日,离9/11袭击3个月不到,在Mazar-e-Sharif附近的Qala-i-Jangi(当地语义即"战争之堡")监狱爆发了一场暴动,并夺去了CIA准军事单位军官Johnny "Mike" Spann的性命。Spann是退役的海军陆战队员,在几百名塔利班囚犯的围攻下,他成为了第一名在全球反恐战争中阵亡的美国人

图片 9

那天凌晨4点,6名三角洲特种部队成员和大约40名来自海军陆战队第1团2营E连的士兵在联军边界前方悄悄推进了300米。三角洲小队包含 Hollenbaugh 以及 SGM Larry Boivin ——他们分别是战斗支援中队的行动士官和高级破门手,还有三名A中队的狙击手,以及 Briggs 。第四名狙击手占据了后方的一座建筑物,在那里他可以观察巡逻路线并警告前方出现的任何事物。Hollenbaugh 和 Boivin 在海军陆战队的请求下提供了一种特殊的增援火力:AT4火箭温压弹。AT4在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步兵队伍中无处不在——但三角洲的温压弹版本并不在其中,因此海军陆战队员们都对这些武器羡慕不已。这种武器像所有AT4一样,采用肩扛方式从一次性火箭筒中发射出来,而他们的工作原理是在密闭空间内迅速释放热量和压力,正确使用的话破坏力极大。三角洲队员们已经训练了海军陆战队如何使用该武器并向他们提供了弹药,但陆战队员们仍旧不是很习惯使用温压弹,因此请求 Hollenbaugh 和 Boivin 陪同巡逻队进入费卢杰亲自发射这些火箭筒。“他们认为自己接受的训练还不够充足,” Hollenbaugh 说,“考虑到这些武器的杀伤力,我认为是正确的决定。”

而据史蒂夫回忆,霍华德有一次渗透到敌军军营并俘虏了一名北越人民军上校,这名军官供述出的情报使美国军方得以迅速调整部署并成功挽救了大量美军士兵的生命,霍华德因此也被北越方面重金悬赏,军方出于安全考虑,不得不将此前一直并肩作战的兄弟俩分开。

以下都是我的个人观点,站在军事爱好者角度,当然免不了再批判一下同题材的《SIX》。

之后发生的是一场长达一周的血腥而残酷的战斗,囚犯、北方联盟、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和英国SBS都卷入了这个长达一周的镇暴行动,最终造成几百名塔利班人员死亡。具体可参见本人另一篇博文。在SBS的小队里,有一名海豹突击队员,他参与了美英的交换训练项目,进入英军特种部队服役。由战争记者Damien Lewis所撰写的记述SBS行动的报告文学《Bloody Heroes》中,描述了这位名叫Sam Brown的勇士。根据书中记述Brown是一名经验丰富且临危不乱的DEVGRU队员,他是从1989年以来第一位获得海军十字勋章的海豹突击队员。

Boivin 下到二楼的一个露天庭院,跟陆战队员们一起继续作战。Hollenbaugh 则一个人待在屋顶上战斗,他从一个位置转移到另一个位置,在每个位置只停留一小会儿,打上几枪或者扔一枚手榴弹——而他总共带了16枚:12枚是普通的破片手雷,另外4枚则是温压手雷——从本质上说,这相当于一款手动投掷版本的“AT4温压弹”,其需要在密闭空间中才能取得最佳的杀伤效果。随着叛乱分子进入旁边房屋,Hollenbaugh 将他的温压手雷扔进了敌方的窗户中。“有一对儿”命中了目标,他说道。这位经验丰富的特战人员不停地躲避着手雷、火箭弹和子弹,他需要想尽一切办法拖住叛军。当一辆悍马到来撤离伤员时,藏在南边一栋建筑里的叛乱份子从上层窗户中使用一挺隐蔽好的机枪朝医疗兵射击。由于在自己位置的南侧墙壁旁无法看到敌方的机枪,Hollenbaugh 通过敌军枪管喷出的可见烟气来判断出机枪手的位置。然后他按照自己计算出的角度朝胡同的墙壁上射击,让跳弹飞进敌方的窗户里。那挺机枪最后安静了下来。Hollenbaugh 把他的注意力转向了东北方向的一栋叛乱份子占据的房屋。“我将子弹‘送’入那个屋子中。”他说,“通过地板和墙壁让子弹反弹进去。”

在城市边缘驻守了几天后,美军部队担心叛乱分子已经发现了他们的“盲点”——从这些地方武装分子可以在联军不知觉的情况下发动攻击。而清晨的巡逻就是为了“调和战场……这样狙击手可以改变他们的路线并且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使用这些温压武器。” Hollenbaugh 回忆说。当他跪下并向Briggs 耳语的时候,陆战队员们正清理并攻占十字路口南北相对的一对房屋。三角洲队员进入南边那栋,在大约十五米长十米宽的平坦屋顶上就位。而陆战队员们也同样占据了北面房子的屋顶以及其他楼层。两个房顶都有低矮的围墙环绕。美军士兵们在黎明前的一个小时内用锤子在墙上凿出孔,以创造战斗位置。陆战队员们期待着一场战斗,他们不会失望。

图片 10

=============以下涉及剧透=============

图片 11

本文由巴黎人-重磅热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三角洲队员进入南边那栋,另外4枚则是温压手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