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并将亮剑精神作为部队的灵魂,腰间带风镜盒的

- 编辑:巴黎人登录 -

并将亮剑精神作为部队的灵魂,腰间带风镜盒的

[ 转自铁血社区 ]图片 1

戴风镜的侵华日军坦克乘员

这名山地部队士兵身穿寒冷地区或冬季执行任务用标准版军大衣。注意绑腿围在靴子外面,靴子则拥有厚重且布满鞋钉的鞋底。士兵携带标准的Kar 98k步枪——二战期间德军最广泛使用的步兵武器。大约在1940年,德军的钢盔仍然在左侧保持国家三色贴花,很快,这一特征将被废除。

身为作为增援部队新派到东北的这支部队的一员,他穿典型的内战时期国丅民党军士兵冬装。他的棉袄和裤子肮脏破旧,一个简单的白底黑字身份牌缝在上衣的左前胸,美国军援的大盖帽正前方的青天白日金属帽徽超出平常尺寸,一双黑色中式软鞋则搭配白色长袜。极大量的日军武器装备被内战双方所使用,这名士兵就是操着笨重的老式有坂38式6.5毫米口径步丅枪,并配备与之对应的棕色皮制子弹袋。

图1:一向敢于亮剑的李云龙,为社么见到这支日军却不打了?

"忍者鞋",这是鬼子在一些非行军时间段穿着的,一般有部队公发和民间私购使用两种方式,是比较有特点的鞋子,基本上鬼子会贴身携带一双的.橡胶底,帆布面很好携行

图片 2

这名来自山地团的机枪手穿着套头衫,套头衫的灰色一面穿在外面,其后尾部的一条带子绕过下裆在前立裆处系紧。野地灰色山地裤连同绑腿和山地靴一起使用。机枪手的武器是MG34机枪,而腰带上机枪手的专用工具包里装着机枪的清洁工具和拆卸工具等物品。人物的另一件武器是9毫米口径的手枪,它装在腰带上固定的手枪套里。而他的钢盔则是没有蜡贴徽章的M1942式。

美国战略情报局是中央情报局的前身,它在战争末期有限地训练了中国境内的国军部队。一些战略情报局训练的部队装备美国热带制服,但大多数就如图中的一样,还是保留了他们的中国造服装,如棕褐色棉制服以及便鞋。这名士兵身上的美国货只限于他的M1式头盔、织物做的M1923式弹丅药袋以及点30口径的勃郎宁M1919A6式机关枪。后者是美国M1919A4式带三脚架的中型机丅枪的一个变种,它配两脚架、抵肩枪托和手丅枪式握把,本来设计成班用机丅枪的它显然是太重了。二战中英国和美国教官训练的中国部队往往成为46年到49年的内战中国丅民党军队的最精锐部队。

在李云龙身边观战的楚云飞也同意李云龙的判断,他认为这支日军是华北的第四旅团。

士兵的吃饭及喝水的家伙,九四甲水壶和饭盒.

图片 3

肩章是带有铝线编纹镶边的黑色毛料制品。右领章上装饰弯刀加卐字图案,左领章上装饰象征军衔的单独的一颗扣式徽章和一条铝线编纹的短杠。另外,雪绒花徽章展示在右臂上。黑色腰带的党卫队版腰带扣被涂成了野地灰色,而腰带上固定的弹夹包则装着他的冲锋枪的弹夹。野战版的圆筒毡帽用野地灰色毡子制成。左胸口袋上展示的则是反游击队徽章,这是他参加过清剿铁托的游击队行动的象征。

参与国军冬季攻势的这名士兵穿典型的中式冬装,采用内絮厚重棉花加纫线固定的方式,颜色为蓝色但使用长了会褪色为灰色。而冬装上除了粗糙的姓名牌没有任何其他徽章。在下面他穿着厚袜子、绑腿以及中国式的便鞋,头上戴的有青天白日帽徽的钢盔则可能是英国Mk I式或美国M1917A1式。帆布背囊里是有限的装备,左肩斜背的可能是水壶或挎包,右肩斜背的则是不常见的装中国造防毒面具的长金属罐。图中出现的轻机枪是芬兰Lahti Saloranta M26式,这是30年代进口的主要型号机枪之一。当时中国是这种不出名但很强力的武器的唯一进口国,并将口径从芬兰的毫米改为毫米并一直使用到20世纪40年代。

“昭和五式军靴”是1930年开始配发部队,当时日本陆军只有17个常备师团,总兵力不过50万左右,所以配发这样精良的军械还是能够承受的。但是等到了1937年卢沟桥事变全面侵华战争之后,日本陆军开始大规模动员和扩军,军队数量急剧扩张,这样一来,再要全面配发“编上靴”就是资源贫瘠的日本所无力承担的了。

由于是全皮制作,为增强坚固耐用,和提高附着力,一般会在靴底增加26到39颗数目不等的铁钉,这个就要参照制造厂家的不同而定了.战争的不同时期,靴子的材料有所不同,初期是用上等牛皮制作,中期用马皮,后期有用猪皮和鲨鱼皮的,钉子也逐渐在后期战争资源匮乏后消失.

日军步、骑的下士官、宪兵、以及野战军乐队配有牛皮原色的护腿,这比士兵打绑腿就方便得多了。军官是棕色的外光皮护腿。海军陆战队的军官则是黑色的皮护腿。日军寒区部队冬季还有羊毛毡制成的护腿。

军官和士兵使用的版本都是一样的。

在加尔各达西北部的中国士兵训练基地接受训练的这名士兵穿英国浅棕色训练服,配中国军队的徽章。胸前的蓝色边框身份牌用中文写着他所在的部队和他的个人信息。配着国丅民党帽徽的木髓制帽子是印度的版本, 37年版英国式帆布武装带也是印度制造的,它材料粗糙,黄铜色的皮带扣也很易碎。汤普森冲丅锋枪在中国被广泛使用多年,他使用的这一款新的M1A1式就来自于美国的库存。

图6:而来的却是穿皮鞋的老鬼子部队

上图所示是鬼子的两种制式兵工铲中的其中一种,下面的帆布是制式仿雨布,功能同德军的相同可以单兵使用也可组合使用搭帐篷;

图片 4

这里展示了一种佩戴在帽子侧面的金属制雪绒花徽章。

D1:二等兵,新1军第38师第112团,缅甸北部,1944年5月

再往后日本的资源进一步枯竭,表现在军靴上,质量更是进一步下滑,出现了“代用编上靴”,虽然还是叫“编上靴”,但已经完全是两样东西了,面料自然不可能再用上乘的小牛皮,大多采用猪皮、马皮、水牛皮甚至是鲨鱼皮、帆布等材料,做工也粗糙简陋多了,整体质量和“编上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到战争末期,甚至出现了木头底的军靴。

[ 转自铁血社区 ]图片 5

图片 6

标准制式的山地部队风衣穿在这位一级中士身上。它是设计来穿在普通的野战上衣外面的,野战上衣上的肩章则装在它的肩章带上。常见的黑色皮腰带和Y字形背带也在使用,与之搭配的是巨大的塞满物品的山地部队背包。这名士官携带MP38冲锋枪,其弹夹包固定在腰带上。风衣的名称恰如其分,它能帮助减少高海拔地区风寒气候的侵扰,但作为一种轻便服装它并不能提供很好的防寒保护。另外,人物头上戴的是标准的山地帽。

图片 7

李三万

图片 8

图片 9

“欧根亲王”师也有一支主要利用缴获的和老式的敌军车辆武装起来的装甲分队。图中这名党卫队三级突击队中队长穿着武装党卫军的标准黑色装甲兵制服,裤子的裤脚则掖在短靴里面。他的右领章上带有古北欧字母,左领章上是三颗军衔标代表他的军衔。他的臂章采用铝制丝线缝制,肩章的衬垫滚边代表了他作为装甲兵人员的身份,但右袖子上的雪绒花臂章仍然表示出他是一名山地部队的成员。这名军官的腰带是陆军的黑色皮制版本,扣别带两只抓舌(恶名远播的圆形党卫队军官用带扣采用的是弹开式设计)。他的帽具则是惯常的带白色滚边的武装党卫军军官用大盖帽(带彩色滚边的党卫队军帽藏品可以说是非常稀少)。

图片 10

图3:“昭和五式军靴”

铁蹄!!想必大伙看到后会更加深刻理解"铁蹄"的含义!鬼子的"昭五"式军靴,一般有两种制作方式一种是:用表皮在外面,即,皮子光滑一面在外,一种是用皮子里侧在外,同前面提到的相反,俗话"翻毛大皮靴!

绑腿作为陆军,特别是步兵的装具在二战中风行,如英、法、意大利、塞尔维亚等国军队。印度军队甚至在配短裤的长毛袜上再打绑腿。日军士兵也有同其军服同等颜色的绑腿,我手中的这副日军绑腿质地较好,明显是配呢军服的。绑腿通常由脚腕部一直缠绕至膝盖以下的小腿。士兵打绑腿的作用,一是跨越障碍不易钩挂,行动利索;二是绑腿将士兵小腿踝部适度扎紧,以避免短时间内大量血液流进脚部,造成脚部长时间过度运动而产生的肿涨。据我从大量的历史照片中发现,日军士兵在打绑腿的方法上,在小腿下端有两处“人字”的折卷。我听参加过抗战的老兵讲,由于小腿有自然的弧度,绑腿从脚腕到膝的水平缠绕的打法易松脱。而绑腿折卷的“人字”打法则可紧帖小腿起伏的肌肉不易松脱。老兵们讲,打绑腿是个“功夫”。中国军队士兵的绑腿打法较为讲究,一面的“人字”折花从底到顶,而且要在一条线上。两面“人字”的折花,一条腿要两副绑腿,较为费事。此外,绑腿还可以代绷带应急裹伤,以及多副绑腿连接还可代替绳索在山地攀登、降下之用。

D:纳尔维克,挪威,1940年

图中士兵的钢盔是一种中国陆军所使用的罕见款式,但在前线它经常能被看到。略微像“平顶版”的德国钢盔的这种产品较粗糙且形状经常不一致,其中一些在前面有浮雕式的青天白日帽徽。他左肩斜挎的卷起的毯子实际上是灰棉制造的,并可用于装干粮,而右肩挎的帆布背包可以装一些士兵的个人物品,由于缺乏帆布子弹袋,这个包也可以装他的汉阳88式步丅枪的子弹。

因为这不是一双普通的皮鞋,日军正式的名称是“昭和五式军靴”(昭和五年是1930年),而在日军中将这种军靴俗称为“编上靴”。所谓“编上靴”是指采用上等的小牛皮,再用蜡线缝制完成。因为日本缺乏橡胶,所以鞋底采用了七层硬牛皮。因为牛皮鞋底没有纹路,容易打滑,所以“编上靴”在鞋底上采用了35-44颗钢钉,鞋跟等部位还钉了铁掌,从而具备了非常优异的防滑防刺性能。

是一本军人手碟,主要是士兵个人的履历和授勋记录等关于其个人的各种相关信息,等于就是个个人档案。

图片 11

F3:一级中士,第1滑雪步兵旅,1943年1月

战争早期面对日军的攻击只有少数部队进行了轻微抵抗,第72师就是其中一支。它的这名士兵穿着经常被描述为“北方中国”部队的军服,其大盖帽是德国式的,使用轻质棉制造,帽顶和脖带为棕色皮革材料。他的制服和裤子采用与轻质卡其棉稍有不同的面料,绑腿也是同样材质。士兵配备很轻的装备,其中包括少见的中国早期版本水壶和子弹袋,后者是用于装他的德国MP28-II式冲丅锋枪弹夹的,而MP28-II式冲丅锋枪是国丅民党政府大量装备的一种很重要的武器。另外他胸前的皮袋子是装冲丅锋枪的装填工具的,并通过背带和腰带固定。

为社么从一双皮鞋上就能区分出部队的档次?这到底是一双什么皮鞋?

图片 12

图片 13

I2:党卫队一级突击队中队长,南斯拉夫,1943年末

G1:中尉,第123兵团,上海,1949年4月

日军全面入侵中国后,打仗优势主要是飞机重炮有很大优势,一线步兵的训练精良上,有优势,但没有想象的夸张,尤其在淞沪会战中,面对德械师,还有税警总团,伤亡也不轻。在华北的淅口会战,以及徐州会战,日本确实都取得了胜利,可是兵员物资损失也远超预期,后方重头还要维持海军,陆军马鹿当然给弄个够用就行的待遇,新补充上来的兵员物资,跟战前精心准备的,差距颇大。

“昭五式”陆军步兵少尉和一等兵军衔,照片是昭和初年的日本士兵,从军衔看应该是伍长军衔。略章和指北针。

着防寒长靴和军靴的日军军官

C:战争初期,1940年-42年

尽管已经是内战的最后时刻了,这名从广州乘船撤退到的台湾的士兵令人惊讶的仍然穿着旧时流行的军装。他穿美军剩余货——C级的丝光斜纹棉棕色裤子,裤腿被绑腿束住,头上戴战时广见的缴获自日军的木髓太阳帽(虽然日军的黄色五角星帽徽已经被敲掉,但青天白日帽徽则没有装在上面),穿当时许多士兵穿的或进口或国产的篮球鞋式帆布胶鞋。这名军人仅系着美国M1923式腰带,手持美军没有采用但出口到其他许多国家的约翰逊M1941式半自动步丅枪。

而在原着小说里,倒是李云龙琢磨在野狼峪伏击日军运输队,要给部队弄冬装。当伏击打响时,发现来的日军唱着关东军军歌,知道遇上硬茬,但还是下令攻击,以战损三百多,全歼了关东军两个中队。日军一个步兵中队甲种准编制是205人,两个中队就是410人,亿损失300人歼灭日军400人,还是关东军,这战斗力绝对是杠杠的,要知道通常情况下,要消灭一个日军至少要付出五六个人。

上图的遮阳帽是鬼子公发给士兵的帆布包藤制的“防暑帽”,一般的士兵帽徽是一块布制机绣的帽徽缝上的,图中这顶帽子的金属刺绣帽徽应该是“士官”自己私自修改的,也就是说是军官佩戴下士官、兵用的帽子,为显示出身份而将“士官”用帽徽私缝上去的。

图片 14

图片 15

D2:上等兵,新6军第22师,胡刚谷地,缅甸北部,1944年3月

抗战期间,和日军作战多了,自然也就总结出经验来了,穿着“编上靴”的可都是硬茬,也吃过不少穿“编上靴”的精锐部队的亏,所以有些部队甚至都不用看,就凭耳朵听脚步都能听出来,“编上靴”鞋底有钢钉,还有铁掌,所以脚步声和别的军械是有很大区别的。交手多了自然就能听得出来了。

图片 16

历史上日军觊觎我国东北和俄国远东地区由来已久,视之为预设战场。因而其军队一向注重寒区作战研究及其寒区防护。甚至现代日本自卫队仍重视研究寒区作战。我曾见过日本自卫队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严寒积雪条件下战斗条令》,从其单兵冬季防护方法的图示看,明显是从美国海军陆战队《单兵防护教令》中照搬而来。日本人或许不会想到,六十多年过去了,这些缴获侵华日军的单兵装具如士兵的皮带、水壶、军官饭盒等,我,一个中国的预备役上校会在登山和野营等准军事行动中使用。这些战利品,使我缅怀上一代军人的功勋战绩。

这名一级中士来自于1944年在意大利行动的一支山地部队。他穿标准的山地靴,短袜卷起盖住山地靴的顶部,这种方式替代了使用护腿或绑腿的做法。他的短裤采用浅橄榄绿色斜纹布材料制作,夏季上衣的材料则是轻便的芦苇绿色斜纹布。上衣领边的编织装饰物采用鼠灰色丝线而不是铝制丝线缝制。

一些接受过德国训练的国军最好的师,在保卫上海的无用战斗中虽然表现勇敢,却无奈的被消灭,第88师就是这样一支部队。作为对蒋介石最忠诚的师之一,国丅民党政府同意用有限的资源为它的成员提供良好的服装和装备。这名士兵戴左侧有青天白日帽徽的德国M35式钢盔。领章显示他的军衔,胸前部分被遮挡的布制鉴定牌则标注着他所在部队的详细资料、他的服役时间以及他的指挥官。此外,他的巨大的帆布腰包是用来装他的捷克造ZB26式轻机丅枪的子弹的。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作为士官的版本,这名三级中士的阅兵服上衣的领子和袖口带有宽条的铝线编织镶边,肩章上有团的数字番号和代表军衔的一圈镶边。右袖子上与雪绒花山地兵兵种徽章同时出现的是它下方的军旗手徽章。它由黑色与亮白色丝线机织的层次分明的国徽图案和两只交叉的采用代表山地兵的浅绿色底的旗帜所组成,并且两者共同被橡树叶树枝所烘托。穿过肩头斜背的皮革缎带为铝线缝制的底面,中央是一条浅绿色的宽条。

图片 20

电视里是埋伏着发现日本兵鞋子不对,没动,等到了战地观摩团这条大鱼。日军侵华,是有长期准备的,在真正动手之前,日本作为世界上东亚地区唯一新兴工业国家,战争物资准备,士兵的训练程度,全民精神动员,都相当充分,李云龙从鞋上看出,这一批日本兵的不同,就是这些日本兵是所谓1937年以前入伍的“老鬼子”,很多朋友拿李云龙在剧中说过的一句话来说笑;“老子打的就是精锐!”

这双鞋想必大伙见了会很熟悉,一般咱们叫"忍者鞋",这是鬼子在一些非行军时间段穿着的,一般有部队公发和民间私购使用两种方式,是比较有特点的鞋子,基本上鬼子会贴身携带一双的.橡胶底,帆布面很好携行!

图片 21

I1:党卫队三级代理副小队长,Perlycsac半岛,1944年夏

1946年的军服条令规定了一套新的模仿美军的军衔和兵种徽章系统。这名军官戴的美式大盖帽上有新式的机织军官帽徽,帽徽上叶冠簇拥的青天白日徽章有时会用红色圆环包围。他的黄铜色领章左为象征工兵的城堡图案,右为梅花徽章,肩部带扣上有银色的美式军衔横杠,左胸上则保留了传统的身份牌,腰上的军官皮带还固定着普通的美国军援武器——柯尔特M1911A1式手丅枪。

摘要:抗战剧《亮剑》推崇的就是敢于向强敌亮剑的无畏精神,独立团团长李云龙更是向来强调敢于亮剑,并将亮剑精神作为部队的灵魂,但为社么见到这支穿皮靴的日军却不打了?

图片 22

蚊虫是疾病重要的传染途径,对蚊虫防护是军队野战生存一个重要的课题。我有一副崭新的日本陆军“防蚊手袋”,从其中的制作印章可知,这副手套是日军1941年的制品。这副手套从战争中被我军缴获之后便放置于仓库之中从未用过。我从历史照片中还发现攻占广州虎门炮台的日本陆军还装备有防蚊覆面,即头罩。另从资料中发现日军还有防蚊眼罩。这些防蚊虫的单兵装具,不仅对广大的中国战场的春、夏、秋三季适用,更适用于印度支那和太平洋战场的热带丛林地区。可见当年日本军国主义者对外的侵略野心之大和着眼之处之具体细微。

普通的黑色皮腰带配上了被涂成野地灰色的皮带扣,帽子则是通用的M43式野战帽。作为纳尔维克战斗老兵的象征,这位士官在左上臂佩戴了纳尔维克盾形章。和许多特种部队一样,山地步兵往往发现他们自己像普通步兵一样,远非在他们所擅长的山地环境下战斗。在东线某地战斗的这名士官正在截击红军的坦克纵队,他所携带的是卓越的StG-44突击步枪和Panzerfaust反坦克火箭发射器。

F3:代理下士,四川毗卢,军事训练中心,1944年

图片 23

这顶帽子整体看是前后不分的,因此在帽子内侧的一端标了一个白色的“前”字,以表前后之区别。

腰间带风镜盒的侵华日军骑兵日军风镜和皮盒风镜,日军称“防尘镜”是步兵、骑兵以及战车兵的个人装具。普通步、骑兵的风镜是可以折叠由4块玻璃组成,战争初期

G3:二级下士,第137山地步兵团,拉普兰前线,1943年冬

作为精锐的护卫部队的一员,这名士官穿时髦的毛料制服,配规定的领章和胸牌,戴并非规定的“波洛”式木髓制头盔。这名军人还拥有罕见的不知来源的背包,并用毯子包裹和困扎起来。他的毫米口径毛瑟C96系列冲锋手枪带与众不同的抵肩木制枪托,这在20世纪早期的中国非常普遍,因为这种枪在德国以外被广泛的以9毫米、点45英寸和毫米口径进行仿制,在西班牙和中国尤其如此。这种枪可以选择速射模式——即全自动连发,实际上这是西班牙阿斯特拉工厂原创的功能——使用10或20发装的弹夹。图中这把枪没有上弹夹,它的弹夹都在军人腰上无数的子弹袋里面。

这样的原料,这样的做工,不要说是在八十年前的战争年代,就是放在今天,也完全可以作为高档货。

旧日本陆军士官“昭五”式军帽,图囊、制式指北针和士官专用呢制外腰带。

着皮护腿的侵华日军军官

H2:二级下士,第99山地步兵团,南斯拉夫,1943年秋

F1:战略情报局训练的士兵,中国南部,1945年8月

虎亭据点的守军是治安旅团,在日军中也就是三流部队的水准。而第四旅团就不一样,是日军在华北的机动打击力量,在日军里是第一流的精锐部队。

鬼子的“九零”头盔上面两图是在东宁要塞附近出土的“九零”头盔和日军的铁质身份牌,品相虽不好但是能体现出战场的气氛。

图片 24

右边的领章上展示着带顶饰的头盔图案,这是这名军官所在师的徽章。虽然这种徽章确实生产过,但还没有照片证据证明它出现在这种纯黑的领章底面上。左领章上的三颗扣子式徽章和两条辫花纹短杠象征着军官的军衔。他的帽子是M43式,骷髅头帽徽佩戴在正前方,左侧则装饰鹰徽和雪绒花徽章。

新6军的“新”字通常是赋予那些在抗丅日战争的头一年牺牲掉的师或师以上编制的部队的。除了绑腿和鞋是中国造之外,这名年轻军人的穿戴几乎和1942年在缅甸的英国士兵没什么区别:英国浅棕色的衬衫和短裤、网子罩住插满植物伪装的Mk II式钢盔以及37版帆布武装带。杵在地上的机丅枪看上去像是那种英军标准的班用轻机丅枪——布伦式机丅枪,但实际上它是加拿大造得一个变种,这种Inglis式机丅枪采用标准的中国毫米口径,在1949年以前广泛被使用。

但李云龙也没有命令撤退,因为此时就算撤退也并不安全,很可能受到日军的腹背夹击,而且李云龙判断日军出动这样的精锐部队,必定有重要任务,说不定后面就有“大鱼”。所以他下令全体隐蔽,不得轻举妄动,静观其变。果然,在经过一夜的等待之后,李云龙终于等到了日军战地观摩团这条大鱼。

[ 转自铁血社区 ]图片 25

图片 26

这名山地步兵的二级下士身穿M-43式常服。野地灰色毛料制服搭配了帆布护腿和短靴。M43式上衣现在采用的是全野地灰色领子和四个带方形口袋盖的不带褶纹的口袋。上衣用6颗而不是5颗纽扣系紧,领章和鹰徽则用鼠灰色丝线缝制。肩章和领子的边缘都是灰色布料的而非铝色丝线缝制。右臂上机缝雪绒花臂章则采用野地灰色背板。

F4:一等兵,第46兵团新19师,桂林-柳州,1945年4月

图片 27

防寒军用物资,这三件分别是寒区用饭盒、防寒帽、冬季操作手套。在以往战斗中多被我军民缴获后“为我所用”,在战争及战争结束的相当长的一段物资匮乏的时间里这些物资都成为了我军民手中的重要物资。

戴防蚊覆面宿营的侵华日军

这名山地部队上将所穿着的常服上衣采用将官用的亮红色滚边而不是山地兵的浅绿色滚边。作为山地兵上将的身份通过雪绒花臂章和帽子上的雪绒花图案的白色金属帽徽来体现。领章和肩章的底衬也是亮红色的,而石头灰色马裤的两侧装饰有亮红色细锦缎的宽条裤线带。上将的大盖帽的帽墙和帽顶带有金色滚边,与之匹配的还有镀金铝制编织帽绳。形成对比的是帽徽采用银色丝线刺绣而成。他的棕色皮腰带带有与标准军官用腰带所使用的带扣一样的带扣,只是颜色为锃亮的镀金色。

图片 28

图4:“规格低下品”军靴

[ 转自铁血社区 ]图片 29

风镜,日军称“防尘镜”是步兵、骑兵以及战车兵的个人装具。普通步、骑兵的风镜是可以折叠由4块玻璃组成,战争初期的风镜是由皮革与玻璃制作,到战争中期为布与玻璃制成;战争末期用其它代用品替代布。我手中的这副缴获日军的风镜,应该是战争中期的制品。风镜在不使用时装在牛皮盒中挂在腰带上,我们从1938年日军骑兵第28联队侵入山西临汾的历史照片中可明显看到骑兵腰间的风镜盒。日军装甲兵坦克乘员的风镜为两块大镜片制成。

山地部队在1945年时的最终面貌反映在图中。M44式夹克与英军的战斗服类似,甚至还拥有其标志性的棕色。它带有两个胸前口袋并有明显的束腰带设计。鹰徽现在被缝在三角形背板上——相比以前的的背板,这种背板更易于加工,缝在上衣上也更简单。肩章是带有红色滚边的,以证明这是名隶属于山地炮兵部队的士兵。钢盔带有迷彩套子。裤子与上衣一样是棕色调的并搭配帆布护腿和短靴。虽然山地部队的着装趋于恶化,但他们的武器则不是这样:图中人物携带Gew.43自动步枪,标准版黑色腰带上附带着这种枪的与众不同的弹夹包。

在这座战略地位重要的城市驻扎的这名军人见证了1938年的那次关键性的战役。他的头盔类似日本军队在20世纪30年代早期部分采用的“樱花顶式”钢盔,国丅民党的青天白日帽徽在钢盔的前部,脖带也采用日军的模式系在耳前耳后。该士兵穿浅褐色棉布制服、短裤以及绑腿,并有幸得到一双新的棕色皮鞋。实际上,背包对中国军队来说还是一种未知的东西,所以这名士兵的一些工具装在他的帆布挎包里,而刀鞘里插的刺刀则是搭配他的德国Karabiner 98a式步枪使用的,而这种步枪是一种中国军队中不太广泛使用的武器。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尝试进口了几乎所有种类的毫米口径步枪以满足其庞大军队的需要。

这是怎么回事?那就先来还原一下剧情,这段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

[ 转自铁血社区 ]图片 30

图片 31

所有的纽扣都是锃亮的铝制,而胸前的鹰徽则是亮铝丝线缝制而成。山地兵所在团的番号“98”用浅绿色丝线绣在深绿色的肩章上。裤脚掖在长筒靴里的裤子是石头灰色的,裤线上带有浅绿色滚边。他的头盔也是阅兵上常见的元素,表面用浅灰绿色涂得光滑锃亮。战斗头盔往往颜色更深,并且表面粗糙。

A1:二等兵,第7集团军第72师,北平至绥远铁路,中国,1937年8月

图2:楚云飞判断是日军第四旅团

本文由巴黎人-重磅热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将亮剑精神作为部队的灵魂,腰间带风镜盒的